记录一下昨天

靖博 阅读:752 2018-02-07 11:10:03 评论:0

昨天,完成了今年最大的一个工作。其实是去年推迟到今年的。只是完成,并不成功,甚至没什么好说的。只是觉得感觉不好,想记录一下昨天的零零碎碎。

每年安排一场公司最高层几个大佬的培训(培训内容此处略),沿用公司历史传统,这个培训一律由外部咨询公司的外国讲师来做,我负责寻找、管理、协调这个咨询公司。咨询公司去年人事变动很大,接连走了几个资深的培训师。前年那个纽西兰人深得我公司大佬们喜欢,硬汉军人形象不苟言笑不怒自威,我公司大佬里面女人多,因此磁场匹配。今年换的这个是英国人,港英时期做了二十多年香港警察,但外形和做派没那么酷。昨天上午做到一半时,大佬开始流露出不耐烦,开始频频challenge讲师,气氛一度尴尬。讲师情绪明显受了影响。进入下午场桌面推演部分,讲师设计的场景很紧张,并且恰好击中了大佬们的一个知识盲点,于是现场气氛开始变化。一群大佬被瞬间镇住。培训师脸上飘过一丝得意。

这种场面我见过很多了,每次都觉得可笑。现代企业的大佬们知识层次越来越高,听过见过学过的东西越来越高深,企业培训,尤其是某个专业领域的培训越来越难做。我曾经幻想自己有朝一日也去做咨询师,这几年的体验看下来,基本无望。首先语言不达标。跨国公司的大佬们至今也不接受中国咨询师和培训师(中国国情演讲除外),中国人中也实在找不到几个英语接近外国咨询师水平的,我至今没见过一个,我自己也差距巨大。语言是我们这些跨国公司中高层白领突破职业瓶颈的第一大路障。

培训在大家的意犹未尽中如期结束,大佬们一改上午的不耐烦,纷纷与我的英国培训师交换名片,然后鱼贯从我身边走过,没有对我和另一个组织者的recognition或虚伪的good job, thank you等等。算了,在职场这么多年,见多了各种老板的和同僚的虚伪,自己也早已过了那个需要事事得表扬的年纪。费了不少心思和时间,最终如无用功一般,这有点令人丧气,不过并不重要。林语堂先生说中国人25-35岁期间是逐渐学会“混”的时期,我早过了。心里虽然不大快乐,抽了根烟也就忘记了。其实这背后的心理无非是,I come to work, do my job, earn my salary, go home and come to work tomorrow. That's it. 其他的就由他们去吧。

近傍晚时,下属说她舅舅突然去世,明早要赶去追悼会。这给昨天不太晴朗的天平添一份额外的阴郁。人生就是如此无常,你能怎么办呢?

鹿公司昨天也出了事,同僚高超的推诿太极手段令人作呕,更有人太极到大师的级别,真能仅凭如簧巧舌便赢得鬼佬们的赏识,而自己可以把一切田间地头的劳动推给别人。Hands-off, hand-free的高手必是道德上的小人,这几乎是职场的公理,只是谁也无法改变。

半夜胖鹿的老板从美国打来电话询问情况,又开了一个紧急电话会。我恍惚地听一半电话,看一半本周在读的1967年以色列战争故事,觉得生活挺可笑,也蛮无聊。

如果没有家,每天下班后的时光该如何打发?每到这时,觉得两个人相依为命的温暖是生命里最大最美好的事。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