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弈论中的Cheap Talk模型

靖博 阅读:5326 2018-02-09 16:26:00 评论:0

Cheap Talk在博弈论中被译为”廉价磋商“或“空谈博弈”,意思是信息发出者对接收者传达的无成本不可验证的信息,信息接收者据此作出决策。这个Cheap Talk博弈模式中的关键词是信息的“无成本”和“不可验证性“。

此模式创始人是Crawford and sobel,近年来成为博弈论的理论研究热点。

在信息发出者与接收者收益(pay-off/utility)有偏差时,信息发出者总是在撒谎,其撒谎程度与取决于偏差,偏差越大,撒谎程度越大。

用大白话说,cheap talk就类似吹牛,因为吹牛不上税。


举例说明如下:

1910年起,朝鲜半岛被日本统治。1945年8月,苏联对日宣战,随后与美国议定双方以北纬38度线为界,分别控制南北朝鲜。

1950年6月25日,金日成突然越过三八线,对南朝鲜发动了军事行动。在多次警告无效之后,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第84号决议,于7月7日组成21个会员国构成的联合国军参与朝鲜战争,其中美国占联合国军军事人员的88%,联合国军迅速登陆仁川,并于9月28日占领汉城,29日起进抵三八线,并计划继续北上,彻底打垮北朝鲜。在此形势下,斯大林密电授意中国派兵协助北朝鲜抗击联合国军。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

(以上历史是维基百科的说法,墙内是另一种说法。此处略。)

值得关注和探讨的问题在于,9月30日,周恩来首次表达中国对联合国军企图越过三八线的态度——中国坚决反对。10月3日,周恩来通过印度大使向美国发出明确警告:

“美国军队正企图越过三八线,扩大战争。美同军队果真如此做的话,我们不能坐视不顾,我们要管。”

问题来了,中国大陆当时还不是联合国成员国,与美国也没有外交关系。通过印度大使向美国发出的警告被美国军方立即当作了cheap talk,而不是一个有效的signal或warning of war,理由就是以上博弈论理论所说的“无成本和不可验证性”的信息。

10月9日,联合国军正式越过三八线。

10月19日,联合国军占领北朝鲜全境,逼近中朝边境。

当日晚,首批中国援朝志愿军通过鸭绿江进入北朝鲜。

历史回顾至此,无意评价那段史实,仅为举例说明cheap talk在博弈论中对战争的作用。

中国在出兵朝鲜之前的表现与后来炮轰金门最大的不同在于,在前者中只有通过第三方间接传达的警告,后者有直接的军事行动,在博弈论中称为costly signaling.

Communication can succeed if talk isn't cheap. If signals carry cost, then they can credibly reveal information.

联想到本周在读的Six Days: How the 1967 war shaped the middle east一书中提到的以色列对埃及发动突然空袭之前埃及在边境部署重兵,并通过广播制造战争恐吓舆论。尽管埃及的举动不能算纯粹的cheap talk,以色列仍然发动了先发制人的军事行动。

六天战争的内容超出本文范围,此不赘述。

参考阅读

Cheap Talk, Vijay Chrishna and Johan Morgan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
在线课程
Courera - Earn your Degree Online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