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还好吗?-01:台大

靖博 阅读:1172 2018-02-19 08:48:25 评论:0

(年初二)

第一次来台湾,是2012年12月24-31日。时隔五年,此番二次来台,想看看台湾是否还好。

上海飞到台北不到两小时,这次还是落松山机场。小小的机场一切如初,连门口的吸烟区都还是一样。这次台北同事推荐我们住台北转运站里面的一家酒店公寓,地理位置极便利,是台北市公共交通最大的换乘枢纽,捷运、台铁、高铁都在一起。美中不足是台北转运站所在的大同区是老城区,很破败,几十年没有变化的建筑物和街道,透出一种荒凉。初次来台的游客最好不要选大同区,容易产生不好的第一印象。我发现许多城市都有类似现象:铁路总把一个城市分割为较好和较差的两块,有些叫铁西,有些叫道北,例如沈阳、西安等城市,铁路好像破了城市风水。台北最好的是信义区,哪怕是信义区与松山区分界的街道两侧都有很大不同。我们此次住的大同区有些类似上海的杨浦区或宝山区,没有一个现代城市的样子。

台湾同事好意为我们省钱,其实我们这几年旅游习惯住好一点的酒店,尽量使旅途中的休息和起居舒适一些。但一则台北市内的国际连锁品牌酒店很少,与大陆很不同。二来大家对旅行的喜好不同,这个公寓酒店硬件很一般,只是位置好可以弥补些不足。

第一次来台湾时最深的印象是台湾人(尤其是南部)的热情和礼貌,这次每次路过楼下大厅时,保安都站起身微笑着跟我们问好并祝新年快乐。在国内我从没见过任何一个保安会笑的。台湾内在的美没有变,我多少有点放心。

台北转运站外不远有条小街(华阴街)口有家60年牛肉面老店,我们慕名而去,一个不大的摊位,简易桌椅摆在小巷路边,味道没的说。大年初二,很多店都不营业,有些冷清。在牛肉面摊时遇见一个大陆青年,看着招牌问老板:“那是牛难面还是什么?”那其实是“杂”的繁体字“”。我想年轻一代丧失了最基础的繁体字认知能力,这事挺可惜的。

Booking.com

下午决定去国立台湾大学瞻仰傅斯年先生的遗迹(罗斯福路台大本部主校区)。从台北转运站乘捷运大约总共五六站(中途在中正纪念堂站换线)就到了。台大校门极小,没有招牌,门口也没有保安和岗哨,春节放假期间基本就是一个免费市民公园。按照大陆标准,台大主校区并不算大,而且非常破旧。网络介绍说全台北市的违章建筑里,台大的违建占了一半。每座大楼,每扇门,每根栏杆,都是锈迹斑斑,可以随时开拍几十年前的民国戏(哦,不对,这边就是民国......)。总之就是一片萧瑟破落的样子。然而,就是这样一所今日看来有些不入眼的大学,当年傅斯年校长一人阻挡国民党军警进入校园,维护大学的自由与独立。没有经历过文革,只有岁月缓慢地流逝,带走了那些伟大的灵魂,留下了一院冷清。

台大师生在校门口旁建了傅园纪念傅斯年先生。来台大校园是我此次来台心愿之一,圆了,无憾了。

学校大门外大路另一侧有家诚品书店(台大店),一楼二楼是书店,三楼是诚品的咖啡/茶吧,有时有学术文化讲座和活动,平日则是喝茶看书学习的所在。诚品书店之与台北,简直就像上海的便利店一样,几乎每个捷运站内都有,每个重要的街区都有。诚品真是个了不起的企业。

捷运台北站的通道一角有一个盲人按摩摊位,按摩师有失目的盲人,也有身体有其他残障问题的人,20分钟肩背头部按摩只要NTD200(约合人民币40多元),按摩师傅全程十分敬业,连客人整理头发十秒钟都会按下计时器暂停。给我按摩的那个师傅手法很好,一边按摩一边跟着小录音机唱张学友的老歌。二十分钟全程无间断,按得很舒服。结账时原来200新台币全部给按摩师,不知主办机构是否是慈善爱心机关,完全不盈利的。这种形式的公益我觉得很好,只是如果在大陆开展会有很多阻力,一个阻力估计会来自城管或地铁管理部门,二来中国人大都不会习惯在完全开放的公共环境做按摩。但这种关爱残障人士的形式或许值得大陆政府学习和思考。

台北有很多夜市,今天我们去宁夏夜市,也是来前一对在上海开奶茶铺的台湾老夫妇建议的。其实说实话,我和胖鹿并不十分喜欢夜市。吃的东西的确好吃,但就餐环境早已过了我们喜欢的范畴。逢到过年,宁夏夜市人潮人海,走也走不动,每个小摊位前都有几十人排队等侯。胖鹿排队买了蚵仔煎,继而我们又吃了一家大肠面线和炒猪肝、卤肉饭什么的。年纪大了,不像年轻时那么只顾贪吃。我环顾四周感觉这种夜市安全隐患其实蛮大的,一家一家小摊紧挨着,都用液化气瓶炒菜,一旦发生爆炸,或者戏剧化一点,如果街上有哪个帮派的人寻仇互殴,造成人群混乱,不知会发生怎样严重的踩踏事件。再则地摊小吃卫生状况也不令人放心,我已经不喜欢夜市了。但夜市作为台北市井文化中最亮的特色,还是值得游人体验的。

台北的第一天,有点百感交集。明天再说。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
在线课程
Courera - Earn your Degree Online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