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还好吗?- 05:东大

靖博 阅读:1265 2018-02-26 10:07:24 评论:0

(年初六)

早晨的台中好宁静。人们坐在路边小店吃蛋饼、油条、豆浆,喝茶,然后我就不知道他们接下来做什么了。从游客的视角望去,整个台湾的喧闹嘈杂似乎都在与吃喝发生着联系。我较少看到美国那种无所畏惧又无所谓的表情,也很少有人皱着大陆特色的眉头急匆匆地赶路。台湾街头,常常听得一阵机车轰鸣,一群摩托车飞速地从身边闪过,继而又是一波机车。人们的表情戴在头盔里,不得见。

早上我步行去找孙立人将军纪念馆。赴台后,孙将军被老蒋幽禁在台中长达33年直到去世。功高震主是每个朝代的大忌。(关于孙将军的生平故事,读者可自行搜索维基百科。)

可惜孙将军故居闭馆。我围着那个小院走了一圈,周围停着附近居民的车,对面是个加油站。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历史就是这样虚无与飘渺,人如一粒尘沙,即便如孙将军这样的军神,又能如何呢?

当年老蒋派特务日夜监视孙将军的住所,“如今物换星移......以为时代之见证。”这话写得太好。值得留给时代和后代以为见证的东西太多,但实现的太少。

中午在台中公园大门对面吃了一家台中最有名的猪脚(阿水狮猪脚大王煮,地址:公园路1号),是台中无人不知的老店。推荐。

Booking.com

下午去东海大学的途中路过台中西区高档住宅区,与大陆城市有些类似。

东海大学是台湾第一所私立大学,风景的确好过几所国立老牌大学。校园里的一所基督教堂(路思义教堂)是台湾建筑师陈其宽和华裔设计师贝聿铭联手之作,是台中著名的景点。

东海大学(简称“东大”)校园整体呈日系风格,邮局对面礼堂前面躺了一地小在酣睡。

离开东大,去海边的高美湿地。搭计程车包车往返共NTD1800(约合人民币390元),价格合理。

台湾的旅游景点绝大多数免费,这又是一个民主社会的共同点。不像有些地方ZF随便盖堵墙就把景区圈起来卖票。私产属个人,公产属大家。国民党、民进党,谁也不敢造次侵犯大家的利益。

人在岸上感觉不到风大,沿着栈道走向海上就逐渐冷起来了。有旅友形容在栈道上风大到“怀疑人生”,有些夸张,但也较贴切。只是并不是谁都能等到海边的夕阳,好在并没下雨,也算幸运。

回城路上跟计程车司机聊天,他抱怨台湾人没有退休金,老了也要做工。但赞赏政府实行的全民健保计划,不论大小病,公民只需负担医药费30%,全民覆盖。这点其实比美国的医保体系好多了,欧巴马医保那么多年也没惠及美国全民,而且还面临着被川普取消的局面。每个国家和政府都有自身的问题,每个地方的人民都在抱怨自己的政府。这是正常的现象。我公司德国同事最喜欢说的一句话是:Not many Germans like their country. 不正常的现象是有些国家只允许唱赞歌,把一切不好的都归结为国情特色,并加以粉饰和欺骗,把一切好的放大百倍来构成社会心理晕轮效应。例如朝鲜

第二次台湾行就这样结束了。这次其实都不算常规意义上的旅游,胖鹿陪我去任性地圆了几所大学寻访名人的梦想,流星赶月般地暴走了五天。明天回国。别了,我可爱的台湾。五年后再来看你。你要好好的。愿两岸永久和平、相爱。

后记

昨天恰好又读到熊培云2009年去台湾的一些感受,颇有共鸣。摘录如下。

“2009年5月,应朋友之邀,我在台湾有一段短暂的旅行,沿途所见所闻,感慨良多。台湾东海岸的海阔天空,随处可见的出售土地的招牌,因政治宽松而呈现的”诙谐社会“,各地候选人为竞选打出的信心满满的政治广告,民间社会的蓬勃发展,以及未被狂热革命人为割裂的文化传统等等都给了我十分深刻的印象。转年,刚从台湾旅行归来的杨利川先生来信和我这样谈到他对两岸的观感:”大陆是有国家而无社会,台湾是有社会而无国家。“---- 熊培云自由在高处》第245页

---------------------------------

这大概就是我对台湾所有爱的原因了吧。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