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起人质危机

靖博 阅读:1029 2018-02-28 11:18:17 评论:0

昨天读了一篇全面讲述1979年美国伊朗人质危机事件的文章,惊心动魄,像小说一样紧张,读至晚八点,仿佛看了场老电影

1979年,伊朗发生霍梅尼领导的革命。伊朗国王流亡美国。11月4日,激进的学生冲进美国驻伊朗大使馆,扣押了63名美国人作为人质,震惊世界

伊朗对美国提出了四个释放人质的条件:

1. 遣返伊朗国王回伊朗接受审判

2. 归还伊朗国王在美国的财产给伊朗

3. 美国就支持伊朗国王、干涉伊朗内政向伊朗道歉

4. 美国保证今后不再干预伊朗国内事务

美国卡特政府错误判断了霍梅尼建立“伊斯兰共和国”的决心,也因误判了伊朗革命期间其国内极端民族主义的力量,谈判初期完全乱了章法,施压与谈判同步开展,甚至妄图利用联合国国际法庭跟伊朗“讲理”。

历经444天,人质于1981年1月20日全部获释。期间的谈判和角力过程无比精彩。读者可自行搜索学习

参考阅读

http://www.history.com/topics/iran-hostage-crisis

我在跟同学讨论这个案例时,想到另一起同样震惊了世界的人质事件——1976年以色列突击队营救人质的“恩德培行动”(墙外读者推荐听袁腾飞老师聊这个事件的讲座)。

1976年6月27日,一架以色列飞往法国的飞机被恐怖分子劫持到乌干达恩德培机场,扣留105名以色列人质,要求以色列释放其被以方逮捕的人员。

7月4日,以色列一句废话都没有。出动3架C-130运输机,机载200名突击队员,低空飞行4000公里直抵恩德培机场,全歼恐怖分子,救出所有人质。(以方损失一名突击队员,三名人质)

参考阅读

http://www.dailymail.co.uk/wires/afp/article-3673505/Israeli-raid-rescue-Uganda-hostages-1976-remembered.html

国际关系研究中,许多案例很震撼,尤其能看到民主国家和非民主国家行为方式的不同。很多对民主国家几乎无解的问题在非民主国家那里根本不叫事儿。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在国际谈判过程中国内政治形势和国内政治构成对国际层面构成的影响。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