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与书店

靖博 阅读:819 2018-06-19 13:32:23 评论:0

(图片采自:http://image.thepaper.cn/www/image/4/658/784.jpg)

听人说,上海又出了家网红书店,于是慕名而去,在衡山路和天平路的路口西侧,三座独立小楼,叫”衡山和集“,其中一座是书店

由于是网红,更由于位于衡山路,店里(一楼)人很多,胖鹿在门口看了一眼说都不想进去了,我有同感。

这些年,我条件反射一般地反感各种网红,从郭富城的嫩模老婆到麻辣烫到喜茶到一切。我总感觉网红什么什么就像过去妓院里的头牌一样,努力用风骚支撑着某种心虚似的。

衡山和集和广州北京路上的方所书店同是方所公司旗下的一个品牌,老板叫毛继鸿。难怪我还没进去就感觉在哪儿见过。

广州北京路上的那家方所书店是每个去广州的文艺中青年必去的胜地,我也去过两次,每次都是胡乱逛了圈,买本杂志以表对独立书店的支持就出去看喷泉广场上的光屁股小孩和遛的人们在一起无聊。

我是爱书的人,更热爱书店,曾发愿进入每家独立书店一定不空手离开,不论国籍。但这些年在国内看了很多书店,几乎没有能吸引住我的。西西弗书店算我去过的所有书店里较好的,不假装,不过度文艺,不挂着书卖咖啡为生,不像借着文化洗钱的买卖。一家书店,正经书店,起码要有基本的图书师(这是我独创的一个名词,指书店内专职设计书籍陈列的创意人员),或按照茶馆的说法,得有一个书博士(借用了茶博士一词)。书博士须本人热爱读书,尊重书籍,所谓敬惜字纸,方能胜任。其次,书博士要本人博览群书,有高于普罗读者平均值的阅读品位和取向,不盲从,不唯上,不屈服,不媚陷,了解读者,更要懂得作者,知道热点,又明白冷门,理解什么是畅销,什么是深刻。一家好的书店,必然是令人愉悦的去处。书架空间要设计合理,不局促。书籍陈列要成体系,便于读者浏览与查找。展柜要适可而止,不“扰民”,不唐突。

这样的独立书店,我在中国只见过不超过十家。北京三里屯的单向街算一家,上海1931老场坊附近的半层书店算一家,上海浦东嘉里中心的西西弗算一家。

其余的各类书店,to be frank,除了看见一堆盲目而茫然的文艺青年徜徉其间,我没感受到过任何舒适与好感。

我不是一个有资格评论书的专家,只是一个热爱阅读、关注独立书店的读者。去了一家新书店,有如刚读了一本新书,有些感受,跟自己念叨念叨,并不针对谁。

阅读是一个民族高贵品格的一部分,书店是高贵养成的崇高场所。这一直是我对书店高高的期许。官办书店我基本不去,尤其那些一级官办的书城,一进门就是伟人像和中英文语录,左边是养生保健,右边是棋牌麻将书,这样的书店,我只能自己不去消费,管不了别人。上海也许比不得北京书店数量多,但也有一些不错的。例如复旦大学片区的几家学术书店相当有档次。又如上海福州路上的外文书店英语小说数量较多也不错。可惜十年前常去的福州路文化用品商店二楼那个图书批发市场关了,从此福州路对我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看到网路上有人说台湾诚品,大陆有衡山和集,我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它叫网红了。就像喜茶,不靠初期的网路营销,也就是一间口味还不错的奶茶铺子吧。

诚品书店在大陆也开了,最大的一家在苏州。我去过一次便不想再去。出版自由的缺失,桎梏了读者的阅读自由与维度。而少了这些,诚品也就不再有诚品的意义了。去过两家香港的诚品,一间在铜锣湾,一间在尖沙咀,感觉都很好。究其原因,自由还在。而书店这个东西和阅读这件事,本身就是一样的——骟了只能进宫当太监,粘假胡子改变不了什么。

*注: 本文仅为作者对中国书店与阅读现象的感受,并非批评衡山和集或方所。请勿过度解读。

关于世界各地的书店之美,推荐一本书:钟芳玲《书店风景》(全彩平装本)(第一本近距离描绘西方书店的书)

参考链接

衡山-和集 Dr. White http://www.regionsix.mobi/content/2015/12/20/-drwhite

上海的精神后花园-衡山和集 https://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79716

从上海最美的书店“衡山和集”谈风格书店的要素 https://www.shoppingdesign.com.tw/post/view/2557

方所 http://www.fangsuo.com/

方所的豆瓣小站 https://site.douban.com/122554/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