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不惑的英译

靖博 阅读:1285 2018-07-02 10:54:08 评论:0

四十不惑的完整说法是“四十而不惑”,出自论语·为政》。原文是: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按照国学网的注释,这句话用现代汉语表达大意是:孔子说:我十五岁时,便立定志向于学习之上;三十岁时,能立身处世;四十岁时,可以免于迷惑;五十岁时,已经能够领悟天命;六十岁时,就可以顺从天命;七十岁时,终于能做到随心所欲而行,且所为都能合于规矩的境界了。

(参见:http://www.guoxue.com/gxrm/gxrm-25.htm)

文言汉语网的注释是:三十而立,四十不惑 。 意思:三十岁能够自立;四十岁能不被外界事物所迷惑。 原文出自《论语第二章为政篇》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 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 ,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注释:立:站得住的意思。不惑:掌握了知识。

(参见:http://www.wenyanhanyu.com/guwenmingju/14409.html)

汉语意思都差不多,具体用词注解不影响孔子的原意。

但是,《论语》这部奇书共有40多个英语译本,对这句话的英语翻译差别很大。

最早的《论语》英译本出现在1691年,是从拉丁文转译而来。1582年(万历十年),意大利籍耶稣会士利玛窦(MatteoRicci,1552-1610)抵达澳门,从而开启了世界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中西(欧)文化交流的序幕。通过这些耶稣会士,很多重要的中文典籍被翻译、介绍到了西方(欧洲)。1687年,比利时籍来华传教士柏应理(PhilippeCouplet,1622-1692)在巴黎出版了由他和其他三位在华传教士编译的《中国哲学家孔子》(Confucius,SinarumPhilosophus)。该书收录《论语》、《大学》和《中庸》三书的拉丁文翻译。1691年,该书被翻译成英文在伦敦出版,名为《孔子的道德哲学:一位中国哲人》(TheMoralsofConfucius,AChinesePhilosopher)。这是《论语》的第一个英文译本。

但这个1691年译本如今已基本不被学术界引用了。现在普遍使用的《论语》译本主要是19世界西方文化大规模进入中国时期的文化产物,尤其以英国学者和传教士贡献最大。

19世纪是西风东渐的顶峰,古老神秘的中央帝国的大门第一次被西方打开。(是“被”打开,不是“向”西方打开。)

有三位翻译家对《论语》的英译贡献最大。

第一个翻译《论语》是在印度传教的英国人马士曼(JoshuaMarshman,1768-1837)。马氏从未到过中国,但可能是第一位学习中文的新教传教士。他是他在一位华人的帮助下学习中文的,并在1809年在印度出版了他本人翻译的《孔子著作》第一卷,从《论语》的第一章译至第九章。
1828年,英国传教士高大卫(Rev.DavidCollie,?-1828)出版了一本名为《〈中国经典〉,一般被称之为〈四书〉》的著作。这可能是《四书》最早的英译本。

第三个《论语》英译者就是大名鼎鼎的英国传教士理雅各(JamesLegge,1815—1897年)。1861年,理雅各翻译的《中国经典》(第一卷,包含《论语》、《大学》和《中庸》)在香港出版。此后他陆续将儒家的其他经典翻译出版,成为有史以来首位独立将《四书》、《五经》翻译成西方文字的人。

正是理雅各的这个翻译,刺激了一位中国奇人——辜鸿铭。辜氏十分看不上理雅各的汉学知识,于是亲自动手翻译《论语》,成为英译《论语》的中国第一人。

(以上参考国际儒学网部分内容:http://www.ica.org.cn/nlb/content.aspx?nodeid=422&page=ContentPage&contentid=4570&tohtml=false)

下面来欣赏一下辜鸿铭的译本吧。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Confucius remarked, “ At fifteen I had made up my mind to give myself up to serious studies. At thirty I had formed my opinions and judgment. At forty I had no more doubts. At fifty I understood the truth in religion. At sixty I could understand whatever I heard without exertion. At seventy I could follow whatever my heart desired without transgressing the law.”

四十而不惑,这个“惑”很值得玩味。很多译本都把“惑”译为“doubts”,我倒觉得这个“惑”更接近bewilderment. 因为doubt更多强调疑问、疑惑,是因有不解而有发问的动机,而bewilderment强调“迷惘、迷乱、困惑”,窃以为,这才是“四十而不惑”跨越的那道人生门槛。

*本文还参考了刘钢的博文:“三十而立”的诸多英译 -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5489-442785.html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