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小故事

靖博 阅读:743 2018-07-31 16:21:27 评论:0


(图片采自:https://cdn.powerofpositivity.com/wp-content/uploads/2016/02/love-on-a-swing-Cropped.jpg)

听来两个关于婚姻的小故事,真事。遂有些感触。

一个二十多岁的农村女孩,中专毕业后留在了省城。结识一名大学生很快结了婚。男子在党校作讲师,工作稳定,收入不错。女子也有工作,私企打杂。婚后不久两人便开始出现矛盾,主要是因为钱的问题。男子发现女孩像一只铁母鸡,生活各项事务上绝不花一分钱。一切开支全由男子承担。不久前女孩的母亲从农村老家来省城,住在小夫妻租住的房子里一个多月。丈母娘临走时把男孩自己的八万元存折拿走了,没打招呼。男子发现后,问女孩。说是她母亲认为他们俩年纪轻,不懂省钱,于是就自作主张代他们保管了。男子不爽,但没辙。又有一次,小夫妻一起去理发店。男孩理完发有事先走了。当晚小夫妻爆发了婚后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理由是女孩认为男孩应该为自己的美发付钱。男孩说当时是临时有急事,况且平时事事都是他埋单的。就这一次就不行了?

女孩已有身孕,男孩心里憋屈,却无处诉说。后来跟家里说了,男方父母也气不过。男子说如今下了班再也不想回家,家里像冰窟。

不知道他们几时离婚……

另有一对小夫妻,婚前买房时大闹了一场。起因是双方父母都出了部分首付款,男子因此在房产证上写上了夫妻两人的名字。女方不干,说男方不够爱她,因为房产证上居然要跟她计较,而不是只写她一人的名字。

我听到这故事时,两人已经在闹离婚了。

不知钱这东西是不是在世界各国夫妻关系中都是名列前茅的问题源,不知有多少夫妻各自活在自己执拗的世界和观念里,自己总是对的,对方总是错。又或者都认为自己付出总是多过对方,而对方总是自私自利?

那天,我和胖鹿一起去做按摩。按摩师问我们是不是从来不吵架。

其实,哪有不吵架的夫妻?只不过吵架总是一时的状态,一个阶段里高发的事件,看双方怎么看待和处理吵架这件事,加上事后各自是否懂得自省而不是继续互相攻击。

我脾气燥,生活中发生不快时都是胖鹿让着我。胖鹿的原话是,既然你不能宽容我,我就宽容你呗。

这就是不吵架的秘诀。

女孩不能认为男人有天经地义宽容的义务和能力,男人很多时候心智不成熟,一直是小孩。

夫妻关系中,男人是主动,女人是从动关系。但很多人对此有一个误解,认为主动就是事事要他来承担、负责,出了事就都是他的错,并由他来善后。这种看法把主动当成了苦力,把从动误作了附庸。而良好的关系里几乎总是有一个看似孔武实则脆弱幼稚的大男人,但有一个不争竞不计较,宽容忍耐的女人。柔软如水才是最强的力。很多人搞错了这一层,于是就有了无穷无尽地抱怨、指责、不认可、反击、争吵、恶毒、升级、仇恨……

有些想法,想不通一层,就永远过不去。在里面烦躁地拼命打转,日复一日地分歧和争吵,国无宁日。就像科学家假象的那只蚂蚁,一生只能在一页纸上爬而爬不到下一页,因为它只能爬在二维的平面上,无法进入三维意义上的翻页的那个过程。

我们,其实都像蚂蚁一样吧。只不过,有些蚂蚁找到了懂得欣赏他/她的另一只蚂蚁。日子就没那么无趣了。

读张北海的《一瓢纽约》,书中提到纽约地铁里的“流动的”。其中有一位美国诗人Kenneth Rexroth的诗句:

你问我在想什么,

在我们是情人之前。

答案很简单,

在我认识你之前,

我没有任何事情可以想。

这几句诗很美好,其实是Kenneth翻译日本女诗人摩利支子的日文情诗。

Kenneth的英语翻译是:

You ask me what I thought about
Before we were lovers.
The answer is easy.
Before I met you
I didn't have anything to think about.

这种“遇见你之前我无事可想”的念头其实才是爱的定义吧。

参考阅读:”在美国地铁里读诗“ http://www.todayfocus.cn/p/2623.html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