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

靖博 阅读:891 2018-08-03 18:14:39 评论:0

今天是进公司五年纪念日,不,其实是后天。但老板提前约了我今天见面,给了五年工作纪念牌,并请我午餐。

没和老板单独吃过饭,两个大男人,实在没话说。除了工作汇报,想不出这顿饭该怎么吃。饭前我颇有些发愁,类似每次部门开会聚餐时我都找不到我的位置,总是尴尬地独自坐着喝酒。

各自点完餐,我随口问了句最近有没有休假计划,今年还去日本吗?因为他的两个女儿都在日本读书。于是他就开心地说起了在日本工作三年的经历,说日本有多可爱,在哪里生活过的人没人会不爱上这个国家。于是他问我今年要去哪里休假。我说还没决定到底是去美国还是日本。原本计划去拉斯维加斯但因为展会的关系物价飞涨,所以在考虑放弃西海岸改去波士顿地区。我顺便提了上个学期哈佛的课程。这引起了他的兴趣,说他在哈佛上过一个星期的公司高管培训课程。问我读得什么方向,我说IR。他眼睛一亮,立即问我对朝美关系走向的看法。Well, 这个话题有点大了,去年写过一篇这个主题的小论文。只是那时谁会猜到两个疯子竟会在新加坡碰头了?他感叹三儿是博弈论高手,于是我们又谈博弈论。到底是财务官,对博弈论颇有研究,这一轮谈话相当有内容和水准。

男人之间聊天,无非是历史战争政治、女人,除此之外我想不到还有什么领域。取决于关系的远近,跟老板好像不能主动聊太多政治,除非他热爱这个话题。从世界进入强人模式谈到安哥拉默克尔,说到欧洲没有普京一样强势的领袖,英国已经没戏,谈及默克尔早年的东德经历到近年的移民政策及德国国内政治的转向。又谈到意大利的民粹主义、中美战略摩擦及贸易战的前景。我突然觉得这种谈话才是我一直想像中男人之间应该有的谈话,好多年好多年在中国没有跟任何人进行过这样的谈话了。除了一个老友每季度见面火锅喝酒一次之外,和其他男性同胞在一起不论吃饭还是喝酒或无聊闲谈,我都找不到任何话题,也没有兴趣。他们眉飞色舞谈论的各种中国社会新鲜事我没听说过,我自己暗自思考的严肃问题又无从说起,于是我在电梯里遇见同事一律没话。除了问最近忙吗(废话,谁会在公司说自己不忙?),再也找不出个话头来。

正常的情况不就该是中午刚和老板吃饭时那样吗?男人们聚在一起忧国忧民地各自发表一番对时局的看法,然后叹口气,继续喝酒。或者交换一下各自看过的新闻,同骂几声贪官、混蛋,然后互递根烟,觉得解气。印象中八十年代的大人们都是这样的,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这种话在公开场合竟说不得了。不是怕危险,而是居然没了同好。一夜之间好像身边都是红小兵了。

跟老板说起了google的蜻蜓计划,他摇头说他一直对google”不作恶“的企业信条表示尊敬。我说谁不是呢,我从google退出后就没用过百度,以示对google的支持。以后好了,自宫了。咳,Money talks.

今天等候台风登陆,但最近天气和空气质量一直不错。一个小时的饭吃完了。

看来,谈天气不仅可以用来谈话开始时破冰,也能用来结尾。

天气的确不错。

我到公司已经五年了。Time flies...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