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明天并不来临

靖博 阅读:935 2018-09-19 16:31:50 评论:0

上周的某天起,小区附近的马路上开来了四五辆市政工程车,接连打开路上的两三处下水道阴井盖,调来各式机械设备开始日夜施工。初看感觉像清理管道堵塞,后来又看上去像边抽水边灌浆。多年前我在大型工地上从事过灌浆工程,感觉不像。但中国的市政工程永远不告诉你他们在做什么。昨天早上下楼晨跑时,凑上前去看,却看不出黑洞洞的阴井里发生着什么。当时还不到六点,两个工人光着上身躺在工程车旁睡觉。我兀自狐疑着走了,仍然不知道我们的小区地下发生了什么危险。

鹿观察了几日,愈发紧张起来,昨天买了房屋保险,以防不测时财产尽失。这个防备在今天的中国尤其必要,如我一向所说,所谓的中产阶级,只消一点风吹草动就能动摇其生活根基。

每次安慰胖鹿时,我都说,无所谓,反正这一带几个小区加起来有不下十万居民。要死大家一起玩儿完呗。

我的这种群羊心态实在无可救药,但这是我聊以安慰自己和胖鹿的唯一结论。否则怎么办呢?问小区保安,一个人一个说法,敢情谁也不知道内幕。有心去问作业的工人,但若真是地下发生了重大安全隐患(例如地基结构性破坏、断层或大面积渗漏),想必工人们早已被下了封口令,也不会说实话。拍个照片发到微博上?假若真的是大事件,当局一定严密防范,发微博也会招来危险。昨晚恰又听文昭老师讲到人民公敌话剧事件,联想到此事,心里暗自打了两个寒颤。所以我还是不去问的好,不如继续装作无事发生,what's the worst-case scenario?无非是和十万人一起化为乌有......

但也许情况并没有那么遭,只不过中国的市政(Shanghai included)习惯了自己折腾而不喜欢事先贴出安民告示,也许只是普通的地下污水管道淤堵,也许everything will be just fine tomorrow......

周末强台风肆虐菲律宾,网上乱作一团。人在自然灾害面前果然脆弱,如一只蚂蚁,一片枯叶。想起08年汶川地震后四川省离婚率飙升的戏剧化人心变化,想起那年温州动车追尾连夜自驾长驱六百公里赶到现场,又辗转去医院和血站献血,陌生的人们一波一波赶去医院,自发捐钱、献血、志愿服务,一边是人间惨剧,一边又是天上都没有的温情画面。现在总还没到那么糟糕的时候。

晚饭后散步,胖鹿不住感慨生命的倏忽与不可靠,兼有一丝忧虑。我忽然比她多了些坦然,也许是漠然,其实我不知道灾难发生时自己会不会害怕,但好像愈发麻木了,不愿过多去想尚未发生的事,好事坏事alike.

今天周三,我却过得像周末。中午读了王海桑的,又想到迟迟不来的孩子,有点闷。可是我更不愿让一个孩子就这样诞生在这么破败的时代和地方。我想象世上的每个孩子其实都在上帝的手上,或者天堂里的一个仓库。神看见你是好的,就赐给你一个。神见还不到时候,就暂时替你保管起来。我就是这么想的。况且最近我深刻地思考后发觉自己真的没那么喜欢小孩。这么不完美的世界,为什么要带ta来呢?

又胡乱想了一回,愈发觉得闷,下楼抽了根烟,发觉烟味不好闻。

假若明天不会来临,假如没有明天,你害怕吗?

什么意思?

假如今夜就是世界的最后一刻,你会无声无息也无半点痛苦地长眠而去,你会挣扎抗拒还是欣然接受?

我连这个问题都答不出。

我只希望,不论怎样,最后的一刻让胖鹿在我身边,让我拉着她的手。

这样就好。

标签:随笔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