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沟

靖博 阅读:1208 2018-09-21 10:15:37 评论:0

网沟,是我发明的一个词,不是网购。是“沟”,代沟的沟。看官且听我说来。

话说上周某天跟两个同事吃饭,一个七零后,一个九零后(其实他不算90后,生年是1990前的那一年,但他乐以90后自居)。三人吃的火锅,热火朝天,谈话亦欢乐轻松。之间说起了什么忘记了,但提到了在国外旅游时google map简直是最牛利器没有之一,因此三人交换了几句与google有关的闲话。这番闲话,才令我想到”网沟“这回事来。(下文以非非文的文体随意记录,什么也不算,只是我此时brain storm脑图的如实记录。文中以”他们“指代这位同事代表的一代人)

他们说:“外面的网络大,可我觉得不需要。

我觉得现在的网络(指中国网络)够我用了。”

(*靖博 按:这个论点我之前倒没想到过。没想到这代人已经觉得够用了。)

他们说:“我不想知道那么多,也不需要。”

(*靖博 按:他们的意思是外面的网络上有太多我不知道的东西,但是我不想也不需要去知道那些东西。)

他们说:“现在每天已经够忙了,我已经看不过来了。”

他们问我微信号,要看我朋友圈

我说我没有朋友圈。我只有Twitter.

他们问我的抖音ID是什么

我问抖音是什么

他们惊恐地望着我,仿佛看见了天外飞仙

他们说无聊的时候看抖音永远拉不到底看不完因此失恋时可以看一通宵然后心里很空

我说我每天看二十分钟Twitter, 十分钟Google+,半个小时Youtube,心里常常很痛

他们说大叔你总知道新浪微博

我说玩过,退出了,现在连facebook都好久没写了

他们说大叔我可以叫你大叔吗我决定叫你大叔了因为你就是大叔

我说好吧年轻人我本来就是大叔

他们说你经常看书吗有什么好书

我说也不经常看啦其实没什么好书

他们俩于是聊起前天昨天和今天刚刚发生的事

都是在他们的朋友圈和抖音看来的

我默默地听着觉得茫然

他们说大叔你不关心身边的事是要做神仙吗你每天在关心什么

我说我昨天在思考26年前(1992年)的圣诞节莫斯科红场上的那面国旗被人默默降下为什么没人注意到

我今天在思考当年的自由斗士昂山素季怎么变成了如今的独裁者

我们继续吃火锅

又加了一盘嫩肉和吊龙

锅底有点咸

我们都出了一身汗

他们说现在成本控制不让出差真烦人

我说是啊希望明年会变好

你看其实他们也会只看到黑暗而我反而能看见光明


我由这顿火锅想到了这个词”网沟“,意思跟代沟差不多,指的是我们这一代人(70后的某些人)与90后之间已经不只是年龄上的差异。最大的鸿沟在于我们同处一个虚拟的网络世界,却有各自对网络的理解和需求,于是我们根本就是有”网沟“的两类人。网络本来只是一个无形的存在,理论上讲地球上所有人都生活在同一个网络中,但我们实际中活在不同的网格里,彼此不闻不问,老死不相往来,甚至彼此并不知道隔壁的你我的存在。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