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冒

靖博 阅读:684 2018-11-30 09:58:03 评论:0

每年总要感冒一次,至少。前几年身体状况最差时一年好几次,连带发烧,弱得很。过了四十岁,反倒强壮了些。

上个月办公室流感放到一大片,几百号人封在密闭的空间,不传染才怪。这场感冒折腾了我两个多星期,是印象中最顽固的一次。

本周开始胖鹿也感冒了,昏昏沉沉了好几天,一头活蹦乱跳的胖鹿成了虚弱可怜的病鹿。这几天我常懊悔没早点跟岳父多学学烧菜,以至于胖鹿生病时我也做不出什么花样饭菜给她吃。我小时候一感冒发烧就能吃到爸爸做的面条汤,香喷喷热乎乎的,这是我记忆里关于生病最好的镜头。分开久了,生疏了,现在再吃爸妈的饭菜觉得已不可口,吃不到一起了。但小时候生病时的热饭菜值千金,不是口味的问题,没有什么能取代和磨灭它。

本周有几则大新闻,一是中国医学家搞出了基因编辑婴儿,遭到全球谴责,导致人民网都不得不删自己的贴,打脸啪啪。二是有两家外国药企研制成了广谱抗肿瘤药已在美国上市。前者是人类道德水平的倒退,后者是人类医学水平的飞跃。但我每次听到这种消息,总想起冯唐为自己“弃医从文”标榜的理由——人类医学至今连感冒问题都解决不了,学医有什么用?

我总觉得冯唐这厮分明只是在拙劣地模仿鲁迅,反正他俩的文字我都不欣赏,随便吧。只是感冒这么小的病居然到今日尚未被医学破解,实在是件说不过去的事。到底是什么导致的感冒呢?为什么一旦感冒,非要四五天甚至更长才能好呢?

胖鹿吃了三天中成药感冒冲剂后,昨天决定去医院。结果医生让去验血,然后开了一大堆药,消炎药片、抗生素,白花花一袋子透着一股冷冰冰的医院味道。我始终对中国的医生抱怀疑的态度,不敢轻信他们的责任心和专业性。一个小感冒,真的非要这样过度用药吗?这也是中国医院普遍存在的一个怪现象,即不论什么病,先让你验血,搞得人血好像不要钱似的。昨晚最终没让胖鹿吃医生开的那些药,给她吃了颗非处方药,今早好了许多。

我想不出感冒这种东西的由来和原理,只是每年秋冬换季时总是我的易感期。我的总结是,秋冬变换之际,我常把握不好穿衣的尺度,总要试验好几天才能跟上合适的穿衣节奏。我的意思是,每到这种时候,我不是穿多了就是穿少了,要观察身边的人在穿什么类型(如羊毛衫、开衫、衬衣、薄羽绒等等),如此调整几次方能找到自己的一套服装组合,像刚穿上一双新鞋头几天那样百般试探。这个过程于是特别容易感冒。

一面不满于人类医学对感冒的无力,一面又恐惧那个深圳医学家哪天万一又编辑了感冒基因,人也许再也不会感冒了,或者都不会得病了。要是有一天人都不会死了,该怎么维持世界人口的平衡呢?瘟疫对人已经无效了,唯有战争和自然灾害了吧。这个话题一路想下去会变成一个科幻恐怖故事......

本周恢复了早起,但接连几天都被大雾(霾)困在家里,不敢出去晨跑。早上起床后喝完一大杯大白胖开水,像梁文道推崇的那样在厨房读书,这样的早晨也挺美的。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