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观有感

靖博 阅读:379 2019-05-23 13:05:56 评论:0

昨天带队参观了一个公司的操作现场,因为是老东家的竞争对手,昨天在现场对我而言,仿佛回到了五年前的环境。

站在今天的视角回看五年前的生活,那个工作环境已完全无法接受了。只是在现场走了一圈大家已经一身汗觉得气闷了,想想那些春夏秋冬每天都要在里面从事体力劳动的工人该是什么感受?我的同事们有人抱怨过工厂食堂的饭菜单调,有人抱怨过工作场所压抑。昨天参观时不知作何感想。

当然,盲目地拿办公室和操作一线现场做这样的比较有失偏颇,不同行业的内部标准不同,也不能简单地横向比较。但昨天在现场我想到了一点:如果按照CPTED (crime prevention through environment design)的理念,这种工作场所中的一线劳工持续不断的犯罪行为大概就不难理解了。

假设一下,你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工人,没有大学学历,不会英语,你在外企里唯一能做的只有从最基层的体力劳动开始。你的工作是在一条流水线上某个固定的工位上做一个需要每天重复的简单动作。这个工作没有好与坏的标准,只有对与错。你做对了,没人会注意到你的存在。只要错一次,下道工序马上出问题。如果多次出错,你的主管马上就会冲过来骂你,可能还要扣奖金。你每天上班时的心情是怎样的?作为企业基层管理者,如何掌握这个工位上的员工的内心感受?如果这样的员工很多,大家抽空聚在一起抽烟骂娘,下了班一起出去喝酒放纵大声骂娘。你觉得这样的日子长了会发生什么?

这是每个企业管理者应该思考的一个问题,即:一线劳工的心理世界直接关联到员工犯罪率,而这个心理世界的构建可以切分为很多条块进行近距离观察和分析。工作场所的通风设计、取暖和清凉设置(暖气或空调)、班次设计、餐饮配备、饮用水、抽烟和工休场所设计、员工工位流动设计、通勤设施等。

以上是些昨天参观时一闪念的随感,未及深入思考,也无意褒贬任何行业,只是因为自己在两种不同的工作环境里都待过多年,以现在的年纪和心态,比照过去习惯的环境,发出了许多过去不曾想到的感慨。

我公司的工厂都为员工提供免费午餐或晚餐(夜班同事),餐后都有水果和牛奶或酸奶。每家工厂的餐饮标准和质量不等,但都免费。我都尝过,心里自有高下,但想到都是免费的,就觉得没理由过分苛求。每次听到当地同事抱怨食堂餐饮单调时,我心里都说,知足吧,公司免费提供的,而且质量还可以,比外面的盒饭强多了,还有水果牛奶,还要怎样?

这样的同事应该去工作环境较差的地方体验一下,或许才能懂得珍惜现在的拥有。我没听说过我公司有工厂发生员工偷拿别人的牛奶和苹果的事,因为人人都有,而且免费、不限量,所以不必偷。但偷拿他人带的饭菜和水果牛奶的事在很多公司都有。这件小事证明了那句话:仓廪实而知荣耻。这句话一点不假。

又想起一件真事来。大约是八九年前,我老东家的一个工作场所给上夜班的工人每天配备两罐速溶咖啡,作为福利,也为了防止工人夜班打瞌睡。过了不到一个月,那个工作场所的经理发现两罐咖啡根本用不了一天,很快就没了。我问他是按照什么标准确定的每天配两罐咖啡?他说按照夜班人数算的,每人每晚两勺这样计算的,两大瓶应该够了啊。他又暗中观察了几天,发现有几个夜班工人每天上班要喝三次咖啡,每次两勺。更有甚者,他发现居然还有员工偷偷倒走很多咖啡带回家的,所以就不够用了

这个发现出乎他的意料,我也没想到。不是没想到有人会一晚上喝三杯咖啡,而是没想到速溶咖啡也有人“偷”。

我们想不到的事太多了,因为我们自以为高高在上是管理者,其实我们根本不了解底层劳工的内心世界,你不知道他们眼中什么是重要的,什么是值钱的,什么是划算的,什么是便宜,什么是不值得。我们更不知道他们的生活中有什么烦恼,家庭正在经历什么坎坷,也不知道他们对企业的不满在哪里,更忽略了他们也会有梦想。

速溶咖啡事件后,那位经理干脆取消了为夜班提供的免费咖啡。

这个小插曲我一直记得,是因为这也是一个wicked problem,不好解决。不必责备那位经理取消咖啡,因为他是那个业务单位的第一负责人,每天的免费咖啡也是他的工作支出,如果上面刁难他的成本控制,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假如他的上级在跟他review工作各项开支时指着每个月60瓶速溶咖啡说:这个砍掉!他会怎么做?

假如他把每天的免费咖啡增加到5瓶,那些假公济私的“偷”咖啡者会不会拿走更多?那么这位经理应该怎么做?

假如我们活在上述的环境中,突然之间速溶咖啡就变成了一个很大的事情和问题。换个环境,咖啡完全免费,无限量向全体员工供应,而且不是速溶,是意大利进口咖啡机,巴西进口咖啡豆,每天有咖啡师负责给员工调制咖啡,不要钱,应有尽有,让你喝到满足。咖啡的支出高了很多,但从此喝咖啡再也不需要偷拿,也不需要不好意思,习惯偷拿公家东西的人也没法再拿了。长期分析下来,那种做法的成本更高呢?咖啡的成本可以量化,员工盗窃和对公司滋生的不满情绪造成的成本大概是无法统计的。

这两个假设的场景中什么变了?

制度变了,理念变了,员工福利支出增加了,员工满意了,小偷小摸杜绝了。变化的是主要是企业对夜班员工的态度:夜班员工到底需要不需要喝咖啡?企业到底应该不应该给夜班员工免费提供咖啡?当免费的咖啡多到不需要再抢再偷的时候,员工还会去偷吗?也许即使企业做了以上假设的善意,那个偷拿咖啡的人还会继续偷。这不是不可能的场景。问题是,企业是否应该仅仅有极个别人偷拿公司财产而取消全体员工的福利而不是去处罚偷盗者?

以上纯属假设,也是一些我不能完全回答的问题。

如果我把上述问题跟我现在的同事交流的话,他们一定会惊恐地看着我说:“咖啡还需要偷吗?”因为他们从没想到他们想当然的很多东西在很多人那里是要靠抢或偷才能得到的一笔外财。

昨天在现场,我默默地想这些问题,觉得很多企业内容犯罪是可以从类似速溶咖啡这样的东西着手去思考和减少的。

对大多数企业而言,先别急着吹如何让员工爱企业如爱自己家,先思考一下如何让员工不对你犯罪偷盗破坏吧。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