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一本好杂志

靖博 阅读:321 2019-06-16 21:50:06 评论:0

这个周末发现了一本好杂志:《正午》,台海出版社。

今天读了《正午》6:旧山河,新故事,读到了几篇写得很棒的旅行文学。对照自己的旅游流水账和时下参差不齐的游记,这几篇文字档次很高。随手摘录一些句段,免得过后忘记。(括号中是我的读感)

旅行的问题(前言)

......我逐渐知道旅行写作是一种不容易的文体,它需要动用所有的知识积累,把一个陌生的地方,变成“有我之境”。它也是一种包容性很强的文体,个人的阅读、观察、采访、思考,都在其中。

......很早以前,我读到贾樟柯的一篇文章,大意是,年轻时想去远方,但是真的去了远方,却发现所有地方的人们,都是一样的悲欢,一样的痛苦,一样的爱与恨。这真是我读过的关于成长最伤感的一段话了。

Part I 随笔部分有四篇文章:

叶三——在烈日和暴雨下

......整个厦门给我的感觉是漂亮、健康,像那种一点负面新闻都没有的、特别努力的女明星,也像灯光打得恰到好处的标准像。

......日本路口交通灯的提示音有两种,一种滴滴嗒嗒,一种啾啾,分别代表不同方向,为方便盲人使用。

......我还认识一个盲人人。他对自己的残疾的乐观态度让身边的朋友不舍得不用此开玩笑。他写过“坐就坐在悬崖边”。一个盲人坐在悬崖边,这个画面其实很有力度。但每个人读到这首诗时,坐在悬崖边的那个人可能都只是自己。

......在日本的路口我尝试想象自己是一个健康的盲人,在黑暗和种种音响中分辨嘀嘀嗒嗒和啾啾,然后决定我是向南走,碰到放学的花季女生;还是向东走,碰到送葬归来的黑衣男子。

......还有京都大街上的人,他们穿着自己的衣服很满意,讲话、走路都很满意,就像他们对自己的样子满意。

......这毫无特色的时光,如佛经般漫长,谁也不能修改一个字,谁也不能写错一个字。

......一兰拉面出生于1960年的福冈,从那时起,它就是一家加盟连锁店。

(接下来这段对一兰拉面店里每人一个小隔间,全部流程流水作业的描写很细致。完全颠覆了我去年在香港尝试一兰拉面的那种失望。原来那种集约化”饲养“的供餐方式居然也有一种美学在里面。)

......这里提供的是有事说事的解决方案,你会被它笼罩住,记住你的口舌,忘记自怨自艾。

......一兰拉面没有故事,只提供故事的可能性。这便是我喜欢它的原因。迷住我的不是味道而是那气质。它以一种稚气的、煞有介事的热忱厌弃着这个世界。(这句话有点矫情)

......一头长颈鹿的生平。“1978年生于日本横滨,1980年被赠予上海动物园,1993年7月12日早晨突然腹部剧痛,犄角抵墙,惨不忍睹。虽经全力抢救,终告不治,于上午九时半而亡,留下出生仅28天的第六胎幼鹿,哀叫不已,令人唏嘘......"这头名叫“海滨”的长颈鹿被做成了标本,现在站在玻璃箱里,警醒人类,它死于“误食游客抛掷之食品塑料袋”。(上海还出过这么不着调的事......)

......我宁可所有企鹅生活在好莱坞的动画片里,能歌又善舞。



刘子超——有围墙的城邦


旅游如同进入一座有围墙的城邦。你偶然打开围墙上的一道缺口,得以进入城邦内部。突然之间,那个此前一直存在于想象中的事物,变成了有形世界的一部分——就像旅行作家弗瑞雅斯塔克所说——从此以后,不管你和它相隔多远,它都会永远属于你。

......很多时候,旅行有多美好,写作就有多艰难。

......可是在那家餐厅,各国游客们却近乎奇迹地点了相同的“特色套餐”:前菜番茄奶酪沙拉,主菜T骨牛排,甜点提拉米苏。每桌都有一瓶圣培露矿泉水,饭后则是小杯蒸馏咖啡。我真希望人类在更严肃的问题上也能达成这样的共识。

杨潇——所有可能的世界

1842年,另一位英国作家也在波士顿搭乘了美国火车,他最不满意的是美国人随地吐痰的习惯,与他同行的一位英国人说这趟火车简直就是“加长版痰盂”,而美国人主动与陌生人攀谈的热情(他们甚至会谈起政治!)也让他感到为难和烦恼。这位作家名叫查尔斯·狄更斯。

......在波士顿生活时,我有时会问美国人,你不觉得如果有一条真正的高铁,时速200公里甚至300公里从波士顿往南经过纽约和费城到达华盛顿,会让城际旅行方便许多吗?

被我问到的美国人,反应惊人的一致:修铁路非常昂贵,而美铁是国有的,为什么要让我们这些开车的纳税人去承担呢?

郭玉洁——昨日的世界秩序

......有意思的是,各地的交谊舞,有男女跳的,有女女跳的,有独舞的,但没有男男跳的。(我也早有这个发现,不知是否因为男同比女同的历史长,因而各个文化中人们对男同的迹象更敏感之故?)

......由于多民族混居,甘肃人的脸部轮廓很深。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清楚得很。小说家严歌苓说,甘肃没有难看的人。



Part II Q&A


采访范雨素

Q:世界上哪个地方让你感觉最幸福?

A:在香港的山顶咖啡店,鸽子在人群中徜徉。心里觉得,生命和生命之间不是那么残忍。心里荡漾了幸福的涟漪。

参考阅读

  • 正午 界面新闻 - https://m.jiemian.com/lists/53.html
  • 今天看啥 正午故事 - http://www.jintiankansha.me/column/88Z58rK2UK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