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季

靖博 阅读:170 2019-06-18 15:55:09 评论:0

最近好像是我的“老友季”到了,接连几天两个老朋友都来上海见了面,而且两位还都是搞艺术的。一个进了美术的大门,一个已是资深古董鉴赏专家。

人,一旦找到了自己喜欢做的事,不论多卑微,或在别人看来多无聊,就像多了一次生命。那种幸福溢于言表,仿佛周身的毛孔都兴奋地张开了嘴。这是一种值得羡慕的生活境界。

昨晚的老友讲起几年前只身去中央美院学画的经历,仿佛一个离奇的故事,或王家卫导演的电影。听她说时,我都能感到一股隔空的热浪,裹挟着当时的当事人和如今的听众。触电感大概并不局限于爱情吧,一瞬间的灵魂浓缩成一个整体,突然振幅同步,震耳欲聋。

我倒是有很多兴趣爱好,但没一样精通的,哪一样都不想割舍,于是经常把自己忙得团团转。也许对兴趣爱好也需要做个断舍离,但好难啊。

我眼下的整体状态可以用四个字归纳:中年心懒。

对近距离的很多事逐渐没了兴趣,包括不相干的人和物,例如同事、熟人或一般朋友。我甚至不能分别熟人和一般朋友到底有什么区别。在我心里,只有朋友和非朋友两大类。我认作是朋友的,无需常见面。是非朋友的,我根本不想再见面。

每天有大量的阅读等着我,阅读之后是更大量的思考,套用那句流行过的网络句型:不思考会死。

思考又总没个完结,一个线头常牵出更多线头,然后一望无际,不知所终。你知道我在思考那些飘渺的问题时最常有什么念头吗?——可恨生命太短,没时间把这些思考做完。

就像我每次跟一个没见识、品味低下的人谈话时脑海里那个隐秘的念头:一定要活长一点,活过那些人。这样才解气。

所以我越来越厌恶跟人争论任何问题。所有分歧的根源在于信息的不对等,即俗话说的不在一个起点上。想明白了这一节,就没什么是好争的了。

甚至不用争论,连跟人谈论某个话题我都不自在了。不是惧怕争端,而是心懒。心懒就觉得哪儿都懒,懒得张嘴,懒得组织语言,懒得用力与对方保持eye contact.

我自有我的世界,我在里面自由着,挺好。不必争论,不用分享。各自找到自己的法门,则天下太平矣。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
在线课程
Courera - Earn your Degree Online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