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书话(10): 杨健《1966-1976的地下文学》

靖博 阅读:777 2019-06-25 15:05:53 评论:0

吾读网阅读推荐指数:

本周读了一本没想到的书,一本关于文革十年中地下文学的书。

我一直不理解为什么文革这两个字一律要加引号,写成“文革”或“文化大革命”,是因为这是个缩略词吗?(文革的全称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通常前面还要加上“伟大的”)还是因为是禁忌字眼?如果不希望人们再提起这件事,干脆也列入敏感词清单算了,反正也不多这一个词。

这本书内容很多,提及了红卫兵文艺、知青歌曲、知青文学、手抄本、民间口头文学,对那十年不寻常的年月中一个特殊群体产生的特殊文学现象做了一个简单梳理。而且还大张旗鼓地提到了遇罗克、张志新这两个敏感的名字。

我喜欢“地下文学”这个词,在这个语境下,地下一词十分贴切,把那种无奈、无望、恐惧、自怜、纠结、苦闷、枯燥、危险情绪表达出来了。

文革十年无文学,这本来是很多人的印象。但如果算上这些口口相传或通过手抄本流行于知青中间的文本也算作文学的话,那十年的文本反而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存在。

昨天在书中读到一首时特别震动,不是为内容震动,而是被题目吓到了。

这首诗叫《献给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勇士》,作者是北京101中学学生(老红卫兵)藏平分。全诗240余行,分5段。1969年下半年开始从北京开始流传。

诗本身没有什么文学性,也不值得欣赏,百度百科上有,有兴趣的读者可自行阅读。吓到我的是这个题目——那个疯狂年代疯狂的年轻人已经为第三次世界大战做好了准备……

想起我一位高中同学。

大学毕业后直接进入体制内某机构工作,直到前年。他自己辞了公职跟老婆搬去了外地生活,谁也不知道什么原因。

有一次跟他聊天时,他说了一句话也把我吓到了“世界上只有一个真理——XX主义。只有XX主义才能拯救这个世界。“

这不是1966年,是2018……他不是70岁的当年的红卫兵,而是40出头的中年人。

那次聊天是我跟他的最后一次聊天,之后再没勇气跟他对话。就像有一次在网上看到有人贴了一张电影票,票根下面写着一行字“只有XXX才能救地球“,我当时就醉了……遂决定永远不看这部电影。不过本周我在读这部电影的原著。

Anyway, 这个年代,这本书居然能出版,不易。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
在线课程
Courera - Earn your Degree Online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