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与千寻》观后

靖博 阅读:227 2019-07-01 15:29:08 评论:0

【Spoiler alert: 下文有轻度剧透,读前慎重考虑】

前天去电影院看了《千与千寻》,这是我第一次看宫崎骏的作品。

很少有电影在剧终后观众还集体坐在位子上把片尾曲听完的,那天电影院里几乎没人走,直到看完了所有片尾字幕,听完了木村弓演唱的《永远在一起》(いつも何度でも),还不想离去。

我没看过宫崎骏的其他影片,只好谈谈我看完《千与千寻》后最直接的感想。接下来计划把他其他作品都欣赏一遍,之后或许会有更多不同的感悟。

很多人说千与千寻场景的灵感来自台北的九分,台北人尤其喜欢这样说。也有人说是湖南的凤凰。宫崎骏后来专门辟过谣,说不是的,片中神秘之城的灵感其实来自他童年对东京建筑物园的记忆,而汤屋的灵感来自爱媛县松山市的道后温泉。

台湾新北市瑞芳区的九分古镇到了晚上掌灯时分,漫山遍野都是红灯笼,从山下远望去像一座突然出现在半空中的灯火之城,九分老街曲曲折折店面林立,置身期间会有恍如隔世的时空错乱之感。侯孝贤导演在此拍摄了《悲情城市》,但与千与千寻没有关系。

有人说宫崎骏的动画片不是给小孩子看的,其实全世界的动画片如今都有成年人化的趋势,观众群里成年人的比例都远比儿童高。这不算宫崎骏的特色。

也有人说宫崎骏的动画片秉承了他反战的人生理念,我觉得这一点夸大了。其实大多数动画片都不宣扬暴力,即便涉及斗争情节,大多也是以正义战胜邪恶为结局,但并不过分渲染具体的打斗过程和场面。在这一点上,某些国产动画片或许需要反思一下:为什么要一遍遍重复喜羊羊“家暴”灰太狼的镜头?

一部动画片,不论有多成年人化,都不可能处理反战这种宏大的社会命题,那不是动画片这种题材应该去试图诠释的领域。但《千与千寻》的结局并不以正方最终完胜反方为结果,而是对冲突双方的背景故事和斗争结局都做了大幅留白处理——正方继续享受安然平稳的田园生活,反方继续自己纸醉金迷的奢靡生活,双方的一场战斗并未决出胜负,也没有人死亡。这一点出乎我的意料,这或许才是宫崎骏作品与好莱坞/迪士尼动画片之间最大的区别。

《千与千寻》中主要人物有十几个,主角无疑是小千(误闯鬼城之前原名荻野千寻)。鬼城老板汤婆婆抓到人类后一律以剥夺对方的名字的方法来对其实施控制。整个鬼城里的人物,有神有鬼有被俘后被保留人形的人类,也有被俘后又被变成其他兽形的人。所有人都失去了自己的本名,但都需要不停地劳作——油屋不养无用之人。

在我看来,《千与千寻》整个故事的主线就是千寻和白龙的前生缘和今生情。

白龙早年间救过落水的千寻,因此一见面就认得她,千寻却不知。但白龙再次救了千寻,就把前生的缘续到了今生(如果你把汤屋看作阴阳两界中的阴间或灵界而不是一座与真实世界之间隔了一片汪洋的鬼城的话)。于是千寻宁可牺牲自己的生命也要去寻找救活白龙的方法——代白龙向钱婆婆交还他盗取的令符从而换来白龙的复活。

看过一个宫崎骏的访谈节目,说宫崎骏早年第一次被动画片震撼就是看了1958年日本的第一部彩色动画片《白蛇传》(薮下泰司执导)。千寻和白龙的故事里就有白娘子为救许仙盗仙草故事梗概的影子,is it not?

白龙本来是琥珀川的河神,因所司河流被人类污染而误入汤屋,也像其他人一样失去了本名。千寻帮他找回了真名:賑早見琥珀主。这不是一个名字那么简单的事,套用中国古代情话的话,简直是一种再造的恩情。缘起缘灭,姻缘相报,这就是千寻和白龙之间情丝的主线索,也是一种超越了性别之爱的一段感情。我觉得这条线非常美。

汤屋主人汤婆婆和孪生姐姐钱婆婆一正一邪,很像金庸笔下的李莫愁和小龙女。我在看电影时脑海里是这样联想的。与神雕侠侣所不同的是,钱婆婆并未与汤婆婆展开生死之战,最后也是各自继续各自的营生和生活。钱婆婆留下了无面人,教会了小妖怪们打毛衣,用一种人间平凡的温暖来化解他们各自的孽债;汤婆婆仍然经营着给神仙鬼怪提供服务的汤屋。

我们不知道她们之间的恩仇是否还会纠结下去或最终做个了断,此时宫崎骏就按下了剧终键,仿佛阴阳两界里的众生恩怨与他无关,他讲完了这段故事,又要去画其他漫画了。这是宫崎骏作品高明的地方,不以胜负了断恩仇,亦不对世界做简单的二分法切割。就像电影悄悄地开始又静静地结束一样,没有太多啰嗦。也许世界和人生本该如此,没有什么存在是不合理的,没有谁的角色是多余的或错误的。人间、魔界、仙境、宏观世界、微观世界,差异难道会大过万般生灵之间的共性吗?

世上没有完全的好人,也没有彻底的坏人。你并不知道汤婆婆为何会与钱婆婆分道扬镳过着泾渭分明的人生。你甚至不需要去做这样的猜想或假设,因为这才是世间万物的真相。即便汤婆婆是个坏婆婆,她的内心里也藏着一块隐秘的柔软的地方——巨婴宝宝。这个不知几岁但想必岁数已经不小了的巨婴从出生起就被包裹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并被告知“外面的世界都是危险”,因而永远不会长大,但一旦不高兴就会惊天动地地大哭大闹,而法术高强的汤婆婆竟会立即慈眉善目露出她从不愿轻易示人的母性,陪着笑脸和小心,对巨婴儿子毫无原则地让步和姑息。

随便你怎样解读这个巨婴,想必大家都不难理解。

但这个意象在剧中所有人物中我恰恰觉得因过于直白而最不深刻。

你说汤屋里都是鬼也罢,是人性最坏的一面的集合体也罢,在千寻决意不辞千难万险也要去找钱婆婆救白龙时,整个鬼城里每个生物都成了千寻的后援团,他们为千寻揪心、加油,最后为她的机智集体欢呼欣喜若狂。你不觉得一山城的鬼怪其实也都很可爱吗?人性之善,大概永远是大于人性之恶的。环境使然,境遇使然,于是一切命运的转折起伏,就自然有了一种美德的变数。

那天电影快结束时,千寻走出鬼城回到了现实世界,又看见了爸爸妈妈。她回头再看远方的鬼城,恍惚而无法相信过去发生的这一切。我旁边的一个小孩说“世上已千年”。你看,连小孩子观众都能联想到中国古代神话里“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的故事来。宫崎骏并不指望用单纯的离奇使观众错愕,反而是用最平白的叙述让观众去追随剧中人的足迹,然后与她一同跳出虚幻,回归真实,再与她一起回眸,一起叹一声这一切的不可思议。

我觉得这就是宫崎骏笔下世界的美好,也正如他说过的:希望用动画片让天下的孩子们理解一个道理——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美好的事情,生存在这个世界是值得的。

而能理解这一点的,又岂止是儿童的幸福?我看了《千与千寻》,觉得一种幸福。握了一把身边爱人的手,看她眼里也一样含着幸福的泪花。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
在线课程
Courera - Earn your Degree Online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