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四则

靖博 阅读:156 2019-07-14 13:53:58 评论:0

最近听到和读到四个小故事,都挺有意思。故事之间没有任何联系,仅作记录。

故事一

第一个说的是咸丰皇帝和太后选立皇后的故事,在郭德纲单口相声《大话刘罗锅》里听来的。这段故事本身就是一个传统单口相声,叫《咸丰立后》。

话说当时咸丰皇帝要在众多妃子中选一个当皇后,最后进入决赛的是两个人:慈禧、慈安。

慈安长得端庄,气质好,但有个小缺陷——黄板大门牙,牙不好看。慈禧长得也很漂亮,牙又白又齐整。两人在寿康宫接受皇太后和咸丰皇帝的最后面试。两人事先都做了心理准备,在决赛面试环节一定要扬长避短。慈安就想办法不露出牙齿,慈禧就想办法多显摆自己的小白牙。面试过程可热闹了。

皇太后问慈安:你姓什么?

慈安:姓钮祜录。(提着小心呢,只说姓钮钴录,都是小口型,不用露牙齿。)

咸丰问慈禧:你姓什么呀?

慈禧:姓姓那拉氏。(慈禧姓叶赫那拉,为了露牙,故意在“拉”字后面加了个“氏”,就把小白牙露出来了。)

下面的对话您注意听。

太后又问慈安:“你多大啦?”

慈安:“十五。”(十五不用张嘴啊)。

咸丰问慈禧:“你多大啦?”

慈禧刚想说,十六。一琢磨,不行,十六露不出牙来呀。灵机一动:“明年十七——”

太后问慈安:“你叫什么呀?”

慈安:“玉珠。”(赶寸啦,到慈安这儿全不用张嘴。)

咸丰又问慈禧:“你叫什么呀?”

本来她叫“兰儿”,但“兰儿”不露牙啊。于是:“我叫兰芝——”

太后问慈安:

  “你家还有什么人哪?”

  “父母。”

咸丰问慈禧:

  “你家有什么人哪?”

慈禧一想:我爸爸死了,光剩下妈啦,可这怎么说呀。

  “妈——”,“母——”,全露不出牙来呀?哎,有了:

  “妈和姨——”

皇太后一看问得差不多啦,决定吧。按规矩,皇上把一个碧玉如意赐给谁,谁就是皇后。咸丰为难了,自己喜欢慈禧,太后喜欢慈安,到底给谁呢?他拿着如意直犹豫,嘴里叨念:

  “谁当皇后?谁当贵妃?”

  慈禧正那儿琢磨着龇牙的字儿哪,一听赶紧搭碴儿:“我当贵妃——”(妃字露牙)

  得,皇后归慈安啦!

据说上图右边那张就是慈禧太后年轻时的电脑复原图。

故事二

第二个故事讲的是刘罗锅和康熙之间的一段对话,从郭德纲单口相声《大话刘罗锅》(回目叫“大话凉州词”)里听来的。

凉州词本来是唐代王之涣的两首诗,大多数人只知道第一首,因为小学课本上有,第二首知道的人不多。

凉州词二首

其一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其二

单于北望拂云堆,杀马登坛祭几回。

汉家天子今神武,不肯和亲归去来。

话说一次乾隆皇帝要刘罗锅把凉州词第一首写下来,因为刘墉的书法好。结果写完一看,坏了,少写了一个字,白云后面的那个“间”字漏了。乾隆一看,不对啊,大胆刘墉,胆敢故意写错字欺君。刘罗锅说,No,没写错,我这写的不是诗,是一首词。(词有长短句啊)

您听啊,这首词是这么念的:

黄河远上,白云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嘿,刘罗锅绝了!

古代没有标点符号,全靠人自己断句,称为句读,这可是大学问。

故事三

第三个和第四个故事是从雷颐先生的《精神的年轮》书中读到的,讲的是文革期间的两件真事。

从1950年开始一直到今天,新华社先后总共发表了四张毛 泽 东标准像。50年到59年,出过两张。59年9月,为了迎接中共建政十年大庆,有关部门要为毛 泽 东制作一张新照片作为标准像。拍了很多张,最后毛本人选定了一张,是半侧面像。当时全国各地悬挂的都是这张标准像。

四张相片参见:http://blog.sina.com.cn/s/blog_45bb8ce70102v71d.html

但是到了1964年,突然“一些群众”提出:这张标准像是侧面照,只露出了一只耳朵,而且左眼珠偏上,难道是反动分子在映射领袖偏听偏信吗?

那个年代,这种事当然是顶级大事。于是,有关部门决定制作第四幅领袖标准像。1967年正式公布,这张标准像一直用到现在。今天城楼上挂的那张就是第四张标准像。

幸亏第三张标准像的照片是领袖本人选的,否则不知道多少人会因此遭殃了。

故事四

文革期间,长沙火车站建成。有关方面要求火车站主楼顶上必须要有一把巨大的火炬,象征湖南是领袖的家乡,中国革命的烈焰由此点燃。但这个设计要求却产生了令人意想不到的麻烦。

最初设计火焰指向北,以表示”心向北京“,有人就提出这说明从香港(象征资本主义世界)刮来的南风太劲,居心何在?于是设计人员又把火焰改为指向南面,显示”北风劲吹“,但也有人指出表现北风强烈有为”社会帝国主义“(指苏联)鼓吹之嫌。设计师又改为火焰向西倾斜,表示”东风压倒西风“,但有人说台湾在东边,这样就有“台湾压过我们”和“心向西方”的嫌疑。火焰东倾又被说成是”西风压倒东风“,更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万般无奈之中,最后设计方案定为红红的火焰直直向上。

当年有个段子说,一个外地人到长沙火车站一出站,惊呼:早听说湖南人爱吃辣椒,没想到爱到这种地步,连火车站上面都要竖一个辣椒!“


很多人并不知道这个火炬的故事。以后的年轻一代更不会知道,即便知道了也以为是段子。

疯狂的年代,荒谬的人们,历史已经过去,希望我们这个民族永远不要再重蹈覆辙。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
在线课程
Courera - Earn your Degree Online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