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香港书展手记(2)

Andawn 阅读:327 2019-07-20 22:05:25 评论:0

早上五点半起床,去维多利亚公园跑步。这也是让我期盼了一年的一件事。

维多利亚公园并不大,按照大陆的标准,很旧,很小。但因其在香港历史上特殊的角色而具有了标志性意义。早上晨练的人很多,丝毫看不出前几天人山人海留下的气息。

跑圈时每次跑到和香港中央图书馆相对的这一侧,扭头看见对面大楼顶上“耶稣是神“的大招牌,我都觉得一种异样的安心来,觉得愈发想跑步。在维园晨跑,我总能比平时多跑几圈而不觉得累。

早上去家家乐吃了碗牛腩面,太早还没开始供应牛腩饭。九点半遛遛哒哒往书展走,到时恰好赶上第一波观众排队等候10点整开门。书展每天中午十二点之前入场门票$10,之后就是$25。



五楼是童书展区,各种少儿教育书籍和用品。很快掠过,下楼去一层主展区。我关注的几家出版社展区每年都挨着。天地、明报、港大、中大、中华书局、牛津。对我来说,这个区域是重点,其他展台随便看看。


天地是香港出版社,但出很多台湾作家的书。今年计划买几本舒国治的书,却没找到。

明报自不必说,金庸先生的杰作。今天在明报出版社买了本明报金庸特刊。我一直觉得,金庸的所有小说里,以《笑傲江湖》立意最高。正值内地大乱期间,金庸以东方不败来讽喻那个极端年代里的象征人物,可谓高明之极。因这本小说,金庸就扎扎实实当得先生的称号。



中大(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有我喜欢的周保松老师,是我今年的重点展区。可惜今年周老师没来现场。买了本他的新书,和刘绍铭签名的一本散文集。

港大跟中大挨着,英文书多,学术书多。



再旁边是牛津出版社,北岛先生的书大都由牛津出版。每年都有人买经典传世的牛津英语大辞典。

中华书局里居然也没找到舒国治的书,只好作罢。

书展的重点不是逛书摊,而是听讲座。

今天报名了下午两场讲座:1点半,马世芳、周云蓬——借我行走的耳朵—音乐漫游与时代记忆;4点,名作家朗诵会。


第一次见到周云蓬,这位大陆民谣的传奇人物。知道他是盲人,却没想到他那么幽默豁达。多年前在喜马拉雅app上听了马世芳讲台湾民歌的专辑,读了他所有的书,也从中知道了周云蓬的名字和歌。

他们二人说起了几位盲人音乐家,周云蓬说:“所以要想成为音乐家,大家应该知道该怎么做了。”全场大笑。我从没见过一个失目的人讲出这么高级的自嘲笑话的。


四点那场是名作家作品朗诵会,今年邀请的都是大陆和台湾作家,领头上台的是麦加和刘震云。刘震云一如既往地不修边幅,一条束口运动裤,一件皱巴巴的深蓝色衬衣,在台上用他标志性的河南普通话念《我不是潘金莲》李雪莲自杀的一段。第一次在现场见到刘震云和麦加,跟在电视上看到的没啥不同。

有两位台湾新生代科幻作家,印象不深了。科幻小说始终不是我的菜,包括刘慈欣,我都不太喜欢。可能科幻这种文体打动不了我吧。

认识了两位台湾女作家:平陆、朱国珍。之前没读过她们的书,听了她们的朗诵被打动了。



一位大陆导演陆庆迄上台朗诵自己的散文时哭了起来,引得我也掉了眼泪。真情实感,不在于文字多离奇。


我坐在第二排(第一排是嘉宾席),周云蓬就坐在我正前面。

作家们朗诵完,周云蓬现场吉他弹唱《九月》结束讲座。第一次在现场听这首歌,被深深震撼到了。


六点结束,买了两本台湾女作家的书。出了会展中心,才发现我在书展里待了整整一天,外面下了一下午的雨。

这一天,抛开了外界的一切,沉浸在文学诗歌里一天,好幸福。


参考资源
*本文原发于游记网:http://www.tripwrite.net/2019-hk-book-fair-2/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
在线课程
Courera - Earn your Degree Online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