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香港书展手记(3): 后记

Andawn 阅读:223 2019-07-24 15:41:17 评论:0

每次旅行回来都要写篇短文,名为后记,以为随感拾遗,或对每天的旅行流水账做一个统一的补充,回望一下旅行中每天未曾记下的感想片段。

此次来港,感受又与去年不同。整体的感觉是香港没有以前整齐了,整齐,不是整洁,不是指街面的清洁程度。

表现之一是从机场开始,各大商场里和地铁站里的自动扶梯上再也看不到行人规规矩矩地一律靠左站立,留出右手通道给急行的人。如今的香港,也和内地一样,扶梯上密密麻麻立满了人,再也没有那份从容的规矩。出入境窗口的公务人员坐得歪歪斜斜,再也看不见我多年前第一次从皇岗关口从深圳来到香港地界时映入眼帘的精干标致的警察形象,到处也都是乱乱哄哄的了。

街头垃圾桶上贴着卫生署的告示贴:在垃圾桶周围乱放垃圾可被送官。然而每天晚上我在楼下抽烟时垃圾桶里都塞满了各种生活垃圾,上下左右皆堆满。可见没人因此被送官过。行政律令一旦缺了合理而严格的惩戒,便立时形同虚设,徒惹民众轻蔑。政令一再出台又一再被官民双方共同漠视,则政令渐成儿戏,没人再认真。曾经井然有序、令出必行的香港似乎不见了。

香港街头有很多男子热爱赤裸上身,多大年纪的都有,其中尤以青年男子居多。大多是体力劳动者,推车搬货的贩夫走卒。小巷子小街道小饭店一带看到这种镜头倒不觉得什么,偏偏在每个商业闹市区甚至高档商厦楼下都会看到,颇令人侧目与迷惑。市民衣着这种事难以立法,全靠一种默认的观念作规则。你看上海街头那些穿着一身花睡衣的老阿姨,谁会去高级商场逛街时也穿成那样呢?越是热爱摩登的城市的人越在意外在形象,过去揶揄某些人宁可家里吃不饱饭,出门前也要用猪油抹平了头发才出门示人。一个城市的味道或曰腔调,常常就在这些细节里。

我倒不是太在意一个城市的街头是否多整洁,和谐安全就好。去过这么多国家和城市,除了日本,没有其他国家和城市是真的干净的。香港的长处,从来不在于街头的清洁。但如今你能觉出一种更慌张的情绪,仿佛街道无端变长了,更拥堵了些,行色匆匆的脚步于是更加急不可待。这次注意到香港街头无视红灯横穿马路的几乎全是本地人,大陆游客反倒大多守规矩苦苦等候红灯变绿。香港的街道太窄,红灯太多,事务繁杂,时间不够,Look right看到远远的没车就走过去了。一个人闯了红灯,就会带动更多人效仿。如今的香港街头,绿灯亮起时响亮的蜂鸣声还在,守规矩的行人却少了许多。

不知是谁第一个提出“香港是文化沙漠”这个标签的,我始终反对这个说法。但今年在书展现场却注意到一场名作家朗诵会上邀请的全部是内地和台湾作家,没有一个香港本土作家。这又让我不得不重新思量文化沙漠的含义。香港的朋友事后听说我专程休假飞去了香港参加书展,表示他们从来没去过,也不知道香港还有这么一个书展。

我还是不认同香港是文化沙漠这句话,因为我就是一个沙漠文化朝圣者。我在她日渐纷扰的市井气息中,一边领悟着文化交汇的锋芒,一边思索着她不知不觉中的变化。譬如一个丽人,容颜不再姣好,日渐慵懒,于是愈发懒得去收拾凌乱的散发,再也无暇顾及衣裤上的折痕。

好多东西都变了。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
在线课程
Courera - Earn your Degree Online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