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刻(3)

靖博 阅读:608 2019-08-16 15:59:19 评论:1

之四十二

办公室越来越安静,不,不是安静,是萧瑟,越来越像一个坟场。尤其每个周五,很多人好像就啪的一声不见了。不是不见了,是不来了。

之四十三

我好像特别讨厌人吃东西时发出很大的声音。吸溜面条、吧唧嘴,特别刺耳。那个很烦人的律师连喝水都会发出巨大的声音来,真讨厌啊。年纪轻轻的还放过洋,怎么跟一些中国老年人一样呢?

之四十四

最新消息来了,听说高家庄一片狼藉。一连下了二十多天大雨,泥地全翻起来了,驴屎、牛粪、马尿漂得到处都是。

村长只允许几个村干部定期乔装改扮偷偷去周边几个村里打探情况,其他村民一概不许出村。村口设了民兵哨,村里每个街口都有流动哨,还有不知在哪儿的暗哨。就怕村民一出村就不回来了。

我二爷说,村长说的对。杨家营这帮人唯恐咱牛家庄不乱,成天就几芭知道捣乱。

我说二爷,那为啥村长家的亲戚都跑杨家营去了?

二爷说,屌,还不是因为杨家营管饭?

村里已经断粮四十天了。

之四十五

这几天在读一本书,讲的是如何用21天写完一本书。

为什么是21天?因为21天可以培养一个习惯。

我不大相信这个理论。就像很多人迷信一万小时一样,以为只要重复一件事一万个小时就能成专家了。你跑一万个小时也参加不了奥运会啊。

其实,很多成功主要还是靠才气而不是赌气吧?

之四十六

昨天电信来送一张安装宽带赠送的电话卡,要验身份证。拿着我的身份证正反面拍照,又让我手持他的工作证给我拍了照作为他工作完成的证据。

全过程行云流水不超过一分钟,顺理成章得令我竟无从抗议或质疑。

身份证正反面加上我的面部照片,他想干啥就能干啥了啊。但我无法阻挡他,一切都是王八的屁股——龟腚。

之四十七

总部终于想起我来了,给我打了电话,聊了所谓仍处“机密”状态的宏观路线。

我觉得更像是缓兵之计,怕我情急之下撂挑子。

也没说什么实质内容,反正让我觉得他们觉得我还有用。看吧。

之四十八

不知道是不是狐臭患者自己都闻不出自己身上的味儿。刚跟一个狐臭同事同处一个小房间五分钟我就跑了。沁人心脾,无孔不入。

所以我夏天拒绝坐地铁。

之四十九

总部大佬问新加坡人最近高家庄的事,他们真以为长得像就真的像啊?新加坡人怎么会理解我们牛家庄和高家庄的事呢?连我牛家庄的人都还蒙在鼓里呢。

跟外行就着不了那个急。怎么跟他们讲呢?总得先从春秋末年我们先祖怎么迁到韩国开始讲吧。因为我们祖先所在的地方是那时候的韩国,所以今天的高丽人给他们国家起名叫韩国。然后再讲几百年才能讲到牛家庄第一代先祖怎么从韩国逃荒到了爪哇,再从爪哇去了南洋。去了南洋也跟新加坡人没关系。

之五十

在我老家的方言里,油条叫“麻糖”,尽管油条既不是麻花,也不甜。

八十年代那会儿,我们那儿农村走亲戚就流行送油条,估计是经放,不怕坏。再就是有油水,顶饥。

我奶奶家到姥姥家中间有四五公里路程,奶奶家比姥姥家条件好一点。标志是奶奶家主食是玉米面窝头,姥姥家是红薯面窝头。玉米面比红薯面贵,好比后来的精粉跟普通白面的关系。

我印象中只记得每次从奶奶家去姥姥家,路上我妈会买十几根油条,蒯在篮子里,蒙上布。但我没有任何从姥姥家回奶奶家路上的记忆,不知为什么。

奶奶和姥姥去世时我都没见到,但听说姥姥的死讯时我哭了。

之五十一

有一天我要写一本关于火车的回忆录,从小到大对火车的记忆太深刻。家庭的几番变故,长大后的历次重大改变,都与火车有联系。

现在坐高铁没感觉,蚂蚁森林能量还没收完就到昆山了。一赌气就什么也不想做了。

火车的美好,更多是在那个慢悠悠的年代。去哪儿都要好久,每节车厢都好多人,一路上能看好多书,想好多事。

之五十二

上午十点喝杯咖啡慢慢成了一个习惯,公司有咖啡机就是好。昨天看见楼下有辆车,车身是一家租赁咖啡机的广告。专门有人向公司和家庭租赁咖啡机和提供咖啡豆的,这个服务有前途。

很多人不知道,星巴克公司刚建立时只卖咖啡豆,不卖咖啡。现在的星巴克总裁当年借钱入了股,成了大股东后才把星巴克转型成了一家销售咖啡饮品的公司。

我每次从楼下星巴克门口路过,里面都有认识的同事在排队。公司的咖啡由于免费,就不那么稀罕了。这和家花没有野花香一个道理。

之五十三

如果有天换个地方定居,不限定国家和地区,不考虑实际因素,假设为纯理论状态,我会选择住在哪个地方呢?

在我心里的定居地排序如下(做了好几番调整还没决定下来):

1. 阿德莱德(Adelaide Australia)

2. 皇后镇 (Queenstown Newzealand)

3. 费尔班克斯 (Fairbanks, Alaska US)

4. 阿里坎特(Alicante Spain)

5. 新加坡

6. 神户

7. 西雅图

8. 旭川

9. 慕尼黑

10. 美因茨(Meinz Germany)

11. 昆明

12. 台中

其他地方好像没那么有趣。主要是胖鹿跟我想的一样才行。

之五十四

连续两天早上没早起晨跑,坐下就觉得脂肪涌上心头。

有时候看胖鹿睡得呼呼的,我就顿时懒意上头。有时候是看她睡得呼呼的,我反而特别想起来,觉得跑一次步就健康一级,才能长久地幸福。

但一过十一,什么借口都不用了。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