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刻(5)

靖博 阅读:286 2019-08-22 21:43:10 评论:0

之六十一

我突然惊奇地发现,继“彼时”之后,连“谬赞”这个台湾国语词汇都被人用滥了。

心下不爽。你们不喜欢台湾,为什么非要跟我抢?

谬赞就是我们说的“过奖”,但比过奖多了层奇妙的意思。

如果我试着翻译一下这两个自谦语的话,谬赞是You have mistakenly praised me; I don't deserve it. 过奖大约等于You have over complimented me; I am flattered.

希望你们不要轻易学会我现在最喜欢的“瞬刻”这个词。

之六十二

想起七月份在香港书展现场看周云蓬演唱《九月》的情形,会场的一个香港保安被感动哭了,而我并没有。

也许是早就读过了这首诗歌的震动远大于歌曲的缘故。

我27岁那年第一次认真读海子的诗,读到第二句“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我的琴声呜咽,泪水全无。”时,瞬刻便泪流满面。

就像16岁那年第一次读到北岛先生的《回答》时的那种感动。不知道被什么感动,亦不知为何刺激了那么雄浑的泪水,只记得那两个瞬刻最真挚的情绪

再也没有过那么美的体验。

之六十三

最近几天接连社交不断,几乎每天都在外面吃喝。连胖鹿今晚都罕见地有约在外。

昨晚跟两个老友喝酒到夜半,突然心头涌起一句“I am so lucky to have you." 想起在家的胖鹿,竟觉得她像在好远的远方。

之六十四

刘大个派了四个小青年去郭岭村的墙上刷了几条标语,都是骂杨家营的。

大伙问为啥不直接去杨家营骂杨家营,村长说“战略、战略“。

没人理解这个战略。

结果第二天标语全被郭岭村刮掉了。

得,战略完败,而且四个小青年里跑了两个,再也没回村。

之六十五

我们在江边打拳,居然有人围观。

其实也不是为了观什么,只是闲着也是闲着,看啥都是看。

但两个同学感觉很high,陡然觉得自己的武术很高。

之六十六

我突然在老板心目中变成了专家,这事我认真总结了一下。

其实专家不专家完全在你怎么给自己定位。我跟老板第一次见面时就亮出了哈佛的身份,第一天就分享了对杨家营时局的看法,从袁世凯讲到蜘蛛侠,专家的形象用了十五分钟就建立了。

胖鹿总说我不自信,或者说太谦虚。

我反思了一下,觉得不是自卑或谦逊,只是懒得跟别人争。

什么都不想争。

之六十七

胖鹿有个大学同学,在一家国企任某部门经理。

去年企业效益不好,她主动向领导提出放弃年终奖。

没人要求她放弃,公司也没说发不出年终奖。是她主动要求放弃,说企业日子不好过,自己应该主动为企业减负。

后来领导受不了了,又反过来主动找她谈话,希望说服她不要这么革命,企业虽说效益稍有下降,但年终奖还是要拿的嘛。

就差跟她说大白话了:企业是大家的企业,又不是你一个人的。你一个部门经理主动不要年终奖,比你高的领导们怎么办呢?

我估计领导当时开除她的心都有,但自始至终飘扬着赞许的笑容,还在大会上说小X是个好同志。但具体为什么是个好同志,大领导从来没透露过。

之六十八

这大概是最近五年中唯一一次参加同事聚餐。一个德国女同事,调往柏林总部了。

在沪洋人和华人活在不同的时空里(其实一部分华人和另一部分华人也一样)。

洋人中间流传着一个沪上优秀餐厅排行榜,华人大多不知道。

我偶然获悉了几个名字,研究了一下,发现它们有一个共性——the mode of serving(上菜方式)。

洋人中意的餐厅无一例外都使用分餐制或公勺公筷。

意识到这一点的华人我估计全国不超过一百人。

我为此事已奔走呼吁了十几年。

之六十九

我的读写功力似乎真的有不小的提高,得益于去年一年读200本中文书+54本英文书的专项训练计划。

有人要我推荐好书,我随手开了个方子。对方说好高深啊,纯英文啊?!

英文还叫事儿吗?当然纯了。

同事啧啧连声。

老友说,你知道吗?这就是好比刻舟求剑,或者妹妹你坐船头哥哥在岸上走的道理。

你走得快,快过了别人很多倍,你还以为同步时,其实已经超过别人好几圈了。

所以别人会觉得你高深,而你觉不出。

我说你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但仔细想想,的确,现在再看某些当年的熟人,实在看不下去了。

小学班主任的名言: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我至今记得她方言浓重的这句话。

之七十

下周,我决定善待胖鹿和自己。

起床、割草、喂马。

尽管没有马。

我就是觉得晨光是美的

即使没有光。

下周,我决定善待光阴和梦想。

早睡、做梦、飞翔。

即使没有翅膀。

我就是觉得幻想是伟大的

尽管我已停止幻想。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