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刻(11)

靖博 阅读:80 2019-09-21 00:33:06 评论:0

之121

昨天胖鹿跟我讲了一件事,我们都很意外。

她的一个女同事(A)跟另一个女同事(B)明争暗斗长期不和。B很强势,很跋扈,常利用大老板的欣赏故意毁A,时常在大会上冷不丁给A来一记快拳,打得A措手不及。

今天不知又出什么事了,A见了胖鹿突然嚎啕大哭,就在办公室里。一问才知道是A觉得B太欺负人了,受不了了,想辞职。

Well, 具体事情的细节我都不想了解,只看这哭的一幕就有了判断了——不论做什么工作,不论受了什么委屈,不论被谁构陷了,在办公室因此而大哭的行为都不是一个职业经理人应有的行为。

回想我这么多年的职场生活,好像没有真正被人欺负的经历,但也遭过小人陷害。怎么办呢?打回去,一招制敌,一剑封喉,还能怎么办?

高中时代我有个很好的朋友,打架很厉害,认识很多社会人。他口授我的一个街头打架原则就是不论对方几个人,己方一定要选定一个对象,集中火力往死里打。这样的效果要比分散乱打好一百倍——小流氓街头打架一般一看见血就散了。

我没跟人打过架,所以这个方法一直没检验过。但在职场斗争中,我却一直是这样做的——集中火力,出手必制敌于死地。

后来学了咏春拳,才知道这个理念就是咏春的拳法秘诀。Chain fist并非女人拳,能把敌人打倒就是好拳法。


之122

北京出差跟三个同事喝酒吃串,有点喝多了。

这是很久没发生过的事了——跟人喝酒以及喝多,都很久没有过。

其实也没太多话说,但各自借酒胡说一通,就觉得夜色降临,四个人坐在小饭店里一把一把羊肉串要,一扎一扎啤酒加,这场面和过程令人觉得爽。

很多社交酒场无非就是这样的心理吧。

其实说不了几句正经话,吃不了几口完整菜,灌一肚子马尿,晕晕乎乎回酒店袜子也不脱眼镜也不摘被子都没盖,再一睁眼,次日清晨了。

但胖鹿又没有骂我......又没......


之123

在电梯间碰见老板秘书,说我跟别人说她了。

我很少谈论同事,偶尔跟同事提起某个同事,一定只说好话,不发表负面意见——深知同事间闲话传播速度完胜光速。

我说对啊,说起你了,说你可好了。

她不信,正好在大堂碰见她说的那个同事。

我问:那天咱们吃饭时我说她是不是都是好话?

那个同事的回答绝了——对啊,皮肤白,长得美,脾气好,会说话。

我服了那个同事了,一秒钟,根本没有思考,脱口而出四句顺口溜。

其实那天我只说了她脾气好。其他三样是那个同事瞬间编的。

这是今天最好玩的一件事。


之124

昨晚获得了今年第一个面试机会,今天猎头专程来找我见面,跟我交代雇主的情况。

真是一个敬业的猎头。

其实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本来都不远,不过每个人都习惯了绷着脸,做着时刻防守着的姿态,所以人与人,尤其与不熟的人交流总透着小心翼翼。

很多时候一个放松的动作,例如稍微垮坐一下,双方都会立即感到放松。

看得出这个猎头小姐比我紧张。第一次见面,说话拿捏不好深浅。

买了两杯星巴克请她去一个角落密谈,聊了几句休假和旅行的事,于是一下子都松弛下来了。

谈话很愉快。

所以你看,大多数情况下交锋似的谈话多没必要。


之125

大概用了一个月,断断续续读完了胡兰成的《山河岁月》。

读后感是:胡的文字功底的确深,雕琢纤细到无法模仿。但其内心格局之促狭,实在与其文字之绮丽不匹配。因此最多可比司马相如,却算不得大家。

我对文学作品和作者之间常常采用切割的方法,阅读过程中尽量忘记作者的身份和经历,完全浸入其作品和故事中。

即便如此,胡兰成的叙述中我仍不由自主跳出了几次,再看也看不透这个风流才子心中的那些脉络。似乎心思蜿蜒飘渺才是胡兰成的写照吧。

胡兰成的文字对朱天心的影响最大,这也是我有时候在读朱天心的作品时偶尔感到一丝诡异的原因吧。

今年香港书展期间在诚品书店第一次了解了西西这个名字,近期在集中读他的书。是我喜欢的香港作家


之126

今天得到三块蛋糕,原因是今天有三个同事同一天离职。

离职请蛋糕是我公司的传统。

蛋糕很腻,各吃了一口就悄悄扔了。仿佛蛋糕品鉴师或神仙偷尝供品。

三个人中我只认识一个,但仍然得到每个人的蛋糕,这让我有点不好意思。

也不知道三人都去哪里,早知今天蛋糕往常应该多少跟人家说句话的。

同事一场,很多竟无一话之缘。

到最后好像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似的分发蛋糕给全体,这个仪式竟有些小伤感。

到晚上,我已忘了另外两个同事是谁,只记得代表他们的两块蛋糕。


之127

昨天开了一个大会,一个外部的行业会议。

大多是内资企业,也有机关和学校领导。

内外果然有别,体现在讲话风格和演讲方式。

这年头居然有人讲演不放ppt直接干巴巴念稿子的,天呐。想尿。

一个大学教授讲了件事,是我整场会议唯一记住的片段。

他讲了毕淑敏一次在大学演讲会上收到观众纸条上写着:人生有什么意义?请你务必说真话,因为我们已经听过太多言不由衷的假话了。

毕淑敏说:(这个问题)我想了无数个晚上和白天,终于得到了一个答案。今天,在这里,我将非常负责地对大家说,我思索的结果是:人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会场一片寂静。几秒钟后是雷鸣般的掌声。

毕淑敏接着说:大家先不要忙着给我鼓掌,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我说人生是没有意义的,这不错,但是——我们每一个人要为自己确立一个意义!

整篇讲话很长,那位老师讲述了一部分。我记住了上面这些。

这年头,还能听一个老教授讲这么有关怀的事,好少见,但真好。


之128

我突然意识到在过去的七天里,我居然一则新闻都没看过,国内新闻自不必说,从来也不看,连BBC,Reuters, CNN我都一次没打开过。

这是怎么了?对世界突然完全无感了吗?

火车上沉浸在一本FBI探案的书中,在家时上网课学缅甸独立战争史和种族清洗事件,然后在家乡小城街道走了几趟,一分钱没花,似乎什么也没看到,没记住。

我这才发现其实新闻对人根本不是必要的东西,没有人一定需要了解新闻才能活着。

不知道新闻似乎活得更快活。


之129

在所有学科中,我始终觉得文学最美。

也不是美不美的问题。如果我说文学最有用,似乎玷污了文学的美。

真正美的东西就应该是无用的,一旦有用就不能再形容为美。

思想者和维纳斯好像都没用,一点都没。

三轮车和垃圾桶都有用。

我还一度认为拯救人的灵魂唯有通过文学,而不是宗教和心理学。

但若文学负担了拯救谁的功能,也就不再美了。

那就变成了痰盂,而不再是花盆或盆景。


之130

昨天在路上看见一只萨摩耶蹲着拉屎,一个老妇手拿卫生纸等在它身后准备给它擦屁股(或者并不擦屁股,只是捏起屎扔进路边花丛)。

那一幕,萨摩耶太像一个小孩子了。

我甚至仿佛听见它受便秘困扰中的哭喊。

我看了它一眼,它也看了我一眼,低头继续用力拉屎。

那眼睛后面,分明就是人类的内心世界。

英谚有云:don't bother dogs when they eat or sleep / let a sleeping dog lie

我看应该增加一句:Don't stare at a dog when it shits, when you can't help.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
在线课程
Courera - Earn your Degree Online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