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刻(12)

靖博 阅读:144 2019-09-21 20:01:59 评论:0

之131

第一次在周末接受工作面试,是个新鲜的体验。

约在近中午的时间在一家五星级饭店大堂吧见面,胖鹿提前半小时把我送到了地方。

双方见面落座,点了壶龙井就直接入正题了。

工作的事大约谈了将近半小时,剩下的半个多小时基本谈的都是考古、历史政治和其他。

谈了十分钟日本,十分钟香港,五分钟华为,五分钟川普,五分钟美国大选,五分钟中东局势。

一个多小时谈话未曾中断过一秒,我只喝了两口茶。

握手道别后,猎头发来简讯说对方觉得我是个interesting person.

长这么大,头一次被一个陌生人第一面就认为是个有趣的人。

之132

昨晚好声音一个选手翻唱的一首歌唱哭了王力宏,其实当时我也很想流眼泪。

《父亲写的散文》由音乐人许飞作曲并原唱,歌词作者本身就是个诗人——董玉方。

李建翻唱过这首歌,刚才听了觉得掺进了很多学院派技巧和修饰,反倒不太感人。就像那首赵照原创的《当你老了》被李健买断版权后再唱就不是当时现场那个味道了。

这首歌的歌词写得很棒,昨晚的选手屈杨的演唱超越了原唱者和李健。

歌词如下:

一九八四年 庄稼还没收割完

女儿躺在我怀里 睡得那么甜
今晚的露天电影 没时间去看
妻子提醒我 修修缝纫机的踏板
明天我要去 邻居家再借点钱
孩子哭了一整天哪 闹着要吃饼干
蓝色的涤卡上衣 痛往心里钻
蹲在池塘边上 给了自己两拳
这是我父亲 日记里的文字
这是他的青春 留下留下来的散文诗
几十年后 我看着泪流不止
可我的父亲已经 老得像一个影子
一九九四年 庄稼早已收割完
我的老母亲去年 离开了人间
女儿扎着马尾辫 跑进了校园
可是她最近 有点孤单瘦了一大圈
想一想未来 我老成了一堆旧纸钱
那时的女儿一定 会美得很惊艳
有个爱她的男人 要娶她回家
可想到这些 我却不忍看她一眼
这是我父亲 日记里的文字
这是他的生命 留下
留下来的散文诗
几十年后 我看着泪流不止
可我的父亲已经老得像一张旧报纸
旧报纸
那上面的故事 就是一辈子

之133

胖鹿问我,假如时光能倒流,你愿意回到十六岁吗?

我说不愿意,最多愿意回到去年。

去年只是个代指,我的意思是,now is the best. 我根本不想回到过去。

办公室有个同事桌上放着一块励志牌,写着:The best is yet to come.

我喜欢这句话。

人们渴望时光倒流,是对今天不满意。

只记住了16岁的美好,过滤了每个年龄段都有的不满意。

一个人时也曾这样想过,现在有胖鹿在身边,我再也不想回到过去。

作家西西说,真正的爱情大概都是从轻到重,再由重到轻的。

曾经的轻是距离,后来的重是亲密。如今的轻是安心,再以后的重会是什么样的感情呢?

之134

每个阴天都值得记录,但不一定需要纪念。

正像每个不开心都应该庆幸,而不必纠结。一生的不开心总是有数的,经历一个少一个。

那天知乎上有人邀我回答:如果读过一本书之后就会忘记,人为什么还要不停读书

我说或许可以换个天真的角度这样想:

假如人一生的记忆总量有限,并假设人的遗忘将永不停止。如果没有读书输入新的信息,人仍然会持续遗忘。没有新输入的内容,拿什么遗忘呢?只能去消耗记忆的库存。于是人们出于本能,为了不致于最终忘记自己的前生,只有不断去读书,使我们还有东西可以去遗忘。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之135

下午在家读《传声筒》,作者西西。

是一本讲书的书,作者介绍了很多外国小说,讲得真好。

其中有一节讲马尔克斯的作品时,说马尔克斯有一次跟卡斯特罗一起吃饭,讲了个笑话:

一只苏联来到巴黎。巴黎狗问它来巴黎干什么。

是来吃法国美食吗,是来街头随地小便吗,是贪恋法国美女吗?

苏联狗说,都不是。这些苏联也有。

那你到底来巴黎干什么来了?巴黎狗问。

到巴黎来吠!苏联狗说。

这个笑话真好,看完我真的笑了,但立即就觉得悲哀。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
在线课程
Courera - Earn your Degree Online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