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刻(14)

靖博 阅读:119 2019-10-03 11:16:34 评论:1

之145

下面这个故事是听我姨讲的。

有一次我姨夫在我表弟家住了几天,老人看年轻人哪儿都不顺眼。嫌他们作息不规律,嫌他们吃饭太对付,嫌他们家里太乱,嫌他们整天看手机,嫌他们买东西太浪费。整天嘟嘟囔囔不停。

一天看见表弟穿了件新衣服,姨夫问:这件衣服多少钱?

表弟说:你问这干啥?你给我报销啊?

表弟的意思是:我自己赚钱自己买衣服,也没少给过你们一分钱,你操那么多闲心干什么?

表弟带姨夫姨妈出去旅游时,每次碰到老两口问这问那(都是埋怨的话)时,统一答复他们:少说话,看好自己的路。

我给我表弟点个大赞——他找到了让老年人shut up的黄金答案。

下面这个故事是今天上午刚发生的。

我爸突然发来消息让我把微信头像换成人像,不要用动物做头像(我的头像是只胖企鹅),理由是用动物头像不吉利。

我回复:你们管的太宽了。管好自己的事就行了。

我爸继续唠叨,非要我把动物头像换掉。

我说不。

我说你们信基督教,就不应该还这么迷信。

我爸说这不是迷信,时间会让你相信。

我听了这句话,心里是想爆粗口的。这是亲爹跟亲儿子说的话吗?这是从哪个网站学来的诅咒别人的话吧?!

于是我就把我爸拉黑了。

人不能太闲,闲了就生事。老年人尤其如此。

之146

中国老年人普遍不喜欢小动物,不是不喜欢,是怕动物。

这里的动物主要指作为宠物的猫和

这件事我思考了很久,试图找出他们这种怕的心理根源。

他们小时候和年轻时大多在农村,北方农村家家院里都养鸡,有的院里还有猪圈。

鸡的任务是每天给人们下蛋。猪的使命就是吃泔水剩饭剩菜年底杀掉过年。

拥有这样“人生”的鸡和猪无论如何不算宠物,不会跟人建立亲密感。就是一个工具。

农村养狗基本都是大狼狗,品种不纯的各种狼狗,主要功能是看家。

这种狗也不算宠物,基本都很凶。农村人没人会给狗洗澡、打疫苗和看病。

那些狗与其说是家犬,其实跟野狗区别并不大。

这样的狗,也不能算宠物。也是一个工具。

人在上述环境中很难跟任何动物建立好感和亲密关系。

我小时候看见过农村大人小孩对待狗、鸡、猪、鸭、鹅、驴、牛、骡这些家畜家禽都是用鞭子、木棍、石头和脚的。

没有人会对那些下贱的动物正眼看一眼,更没人会关注过它们的眼神、情绪健康

中国人从根本上是实用主义的,一切东西,物件或活物,只是用来给人使唤和服务的。人不需要平等看待它们。

这样的生态环境中长大的一代代人,怎么能喜欢动物,怎么会不怕看起来随时会咬人的狗呢?

现在的城市比过去好很多,很多家庭对待宠物猫狗比对人都好。

这样的溺爱有时候让人不解,但综合上面说的那些你再看,就会理解他们了。

我觉得这个迟来了好几代人的溺爱,还应该再浓些。

就这样溺爱三四代人,几十年后的中国人大概也会普遍跟动物和平友好地相处了吧。

之147

前天跟胖鹿去体验了一节滑雪课,新奇的经历。

第一次穿滑雪鞋、上滑雪板,在人工模拟雪坡上学习基本动作。

大概我太胖了,总控制不好重心和刹车,胖鹿比我灵活,学得快些。

昨天去体验射箭,结果去了一家感觉气氛不好。看了一会儿别人射箭,顿时就没了兴趣。

射箭没有射击好玩。

路遇一家自由搏击武馆,跟教练聊了聊课程的事。说是散打、自由搏击、泰拳都教。

我对这种什么都教的武馆本能地怀疑和回避。

我们这个假期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想集中跟进一下心里一闪念想过的所有有趣的事。

想学很多东西,想变得更好玩。

不论走到哪儿,都是各种儿童培训机构。

那些每天疯狂学这学那的孩子们,走在全能的不归路上的孩子们,真的快乐吗?

我小时候,捧着一本大人的书能看一整天。推着一个破铁环能走十几公里。一只玻璃球能自己玩一下午。一摞画片爱不释手昼夜摩挲。地上看见一个漂亮的空烟盒就捡起来小心拆开收藏

那时候的我们,不会弹钢琴,不会下围棋,不会打棒球,没见过高尔夫,不知道滑雪是啥,没听说过架子鼓,但那会儿我们是真的快乐,永远不会被超越的快乐。

之148

终于买了一本莫言的书《丰乳肥臀》。这是我第一次读莫言。

莫言的作品没有电子版,连书店里都不摆放样书。

我是上周在知乎上看到一只小粉红的一段言论才决定买莫言来读的。那只小粉红说:“我没看过莫言。但听说他有点反动,所以坚决不看他的书。那么多作家,没必要非看他。”

这个时代,就是充满着这么多的白痴。

于是更加需要更多的莫言。他的笔名应该翻译成 Don't speak还是Can't speak好呢?

我觉得是 Don't want to speak.

之149

牛家庄村委会发出通知,要求全村杀鸡宰羊准备庆祝刘村长85岁大寿。

祝寿是好事。而且73,84是两个大坎儿,刘大个儿去年一整年没敢嘚瑟,过了84那个阎王不请自己去的坎儿后才敢过生日。

这说明刘大个儿也是普通人,不是他们说的不怕死的神。

那天隔壁狗娃在背书,背的是牛家庄历史

牛家庄小学历史课本上牛家庄历史第一句话是这样的:

“在我们牛家庄85年的漫长历史中,我村从无到有,如今已有猪2560口(含种猪16头)、母鸡13209只、公鸡若干,基本实现了家家有猪羊,日日有鸡蛋的不可思议的目标。”

我四爷听见了,呸了一口浓痰:“扯鸡巴蛋!牛家庄打春秋战国就有了,现在的韩国人都是俺们的后代。咋?现在只有85年历史了?刘村长在他娘屁眼里之前的日子都叫驴吃了?”

之150

小区住户有一个业主微信群,去年讨论过组建业主委员会,更换物业公司的话题。

每次七嘴八舌的讨论进行几分钟后就会有几个人出来和稀泥。

和得很隐蔽,让人看着感觉像是不想搞大的住户。

这种微信讨论从未完整进行过一次,总是被人“算了吧,换成谁都一样“和谐掉。

后来大家看明白了,和稀泥的几个人总是那几个,就是物业公司的亲戚和熟人,没准儿就有现在物业公司的人在里面。

于是,这种讨论就好像努尔哈赤跟李自成张献忠崇祯皇帝四个人聚餐,说我下礼拜一计划攻打山海关。小李子,你注意管好你手下人,别动陈圆圆。

与虎谋皮,奈何有奸细。

因此我小区的物业公司多年来一直不慌不忙过着悠闲的日子。业主们每隔一段时间在微信群里发个牢骚,然后有人转发广告贴,微店链接,养生贴、鸡汤文,然后没人再说话,就散了。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
  • 访客 发表于 2个月前 回复

    偶然发现了博主的网站,觉得很不错,没有找到提供rss地址,是不打算支持RSS订阅嘛?如有冒犯请见谅。

在线课程
Courera - Earn your Degree Online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