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刻(15)

靖博 阅读:33 2019-10-09 17:08:28 评论:0

之151

昨天跟一个很久没有联系的vendor联系,结果他已经不在了。于是在facebook写了一则英文moment(我的英文版瞬刻)。

Wrote an email to a vendor whom I haven't met for long and got a reply from his company -- Sadly, Mike passed away at the turn of the year after a long struggle with cancer.
I don't know why but I wept...
Mike was a great guy.

Last time when I used him as the trainer for my company, I wrote him a postcard to tell him how I appreciated and admired his professionalism -- he'd come for the training amidst his cancer treatment...
Rest in peace, dear Mike. I will miss you.

之152

第八次去日本时,我写了一则高度浓缩的我对日本的印象,发在facebook上,引起了美国朋友们对日本的极大兴趣。

If I were to describe Japan with 6 words, I would think of clean, tidy, organized, safe, convenient, and friendly.
If I can only use one word, it is -- reasonable.
Japan is THE country where everything is just reasonable and makes perfect sense.

之153

我发现我们总是不自觉地把别人的生活样态浪漫化。

例如看到少儿培训班的老师,我们觉得这活真不错,跟捡钱似的。

看到网球教练,觉得这活真轻松,每天打打球过日子,跟神仙似的。

但我们看不到别人转过身去的疲惫和无奈——学生不听话,家长要求高,学员不好招,钱太少......

我们常常只顾着看别人,却忘了去看镜中的自己。

每个人身上都闪着别人没有的光,你看见了别人的光,别人看见了你的,但彼此仍然活在一片暗淡里。

这就是人类天然的盲点吧。

之154

订票、申请、拍照、打印材料,忙活了大半天准备申请申根签证。

公司正在走的这段下坡路不是一般的坡,基本是一截悬崖,休克式的断崖。

几年前刚进公司的第二周就被老板催着去德国出差,汉莎商务舱,价格不问。

如今汉莎不敢想了,想订东航巴黎转机都不行。最后选了全程海航,北京中转。

算了,好歹还让出去。这年头出趟国际差搞得像全国劳模似的不容易。

过去连工厂打扫卫生的阿姨都能跟着去欧洲,半个世界商务舱来回。工厂停工两星期,全员满世界造钱,出了澳门进拉斯维加斯,只恨别人不知道自己有钱。

现在阿姨都要失业了,员工活动不能出境了。

咱没怎么过过富日子,才有了点小钱,人家开始成控了。才吃上了肉,人家开始辟谷了。才知道把西装袖标剪掉,人家波西米亚风了。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城会玩儿。

不是他们会玩儿,是没赶上好时候。

之155

鹿跟我讲了一件事。

她一个共舞猿朋友,平时也喜欢上墙头坐着看西洋景。

问题是他的本职工作是搞仪式心态建设的。

我好奇他活在这种夹缝中是如何保持平静的。

他说嗨,这年头除了头被驴踢过的人,谁还真信那一套啊?

上头说说,下头呵呵,上头压压,下头哼哼。差不多就得了,谁还真能跨马提刀搬鞍认蹬去解救三分之二的世界人口啊?

儿女都是歪果人,真打起来咋整啊?

之156

接着说说我们牛家庄的事吧。

村长刘大个其实原来不姓刘,姓牛。

为啥改姓了呢?——因为他爹当村长那会儿,有一年不知中了什么邪,突然说牛是妖物,全村必须全部养猪,一头牛都不能留。

牛家庄从春秋战国起全村都姓牛,但从那开始全体改姓。

怎么改?随便。

比如我四爷家门口有棵歪脖槐树,我四爷就改姓歪槐——牛四根从此改成了歪槐四根。

铁蛋儿他爷从牛虎臣改叫池边虎臣,可见他家旁边是个水池子。

以此类推。

刘村长家世代是村长,相当于村里的皇室。只有他家有改人姓的特权,于是他家改姓了刘,以保持跟牛字最接近的音。

不对啊,如果人都改了姓,那牛家庄的村名为啥不改?

嘿,好问题。因为刘大个他祖爷当县长那会儿,京城来了个大官儿,来我们村儿视察了一圈,临走题了村名,刻成石碑立在村口,上写——牛家庄是个好地方。

大官儿还活着,谁敢改?

牛家庄的事还多着呢,以后听我慢慢说吧。

之157

每次看外面的新闻都觉得揪心,心疼。所以胖鹿说我看新闻时眉头总是揪着的。

我不敢看,因为看不下去。

我不敢说,因为谁都不说。

我不想看,因为没人能理解。

我不想说,因为没人听得懂。

那天做了个梦,梦见了诺亚方舟,洪水滔天,但天上却挂满了彩虹。

不见白鸽,没有橄榄枝。

也看不见那些恶人,那些穿着讲究道德满面的真恶人。

稍一认真,就有人说你瞎操心。

稍一在乎,就有人说你还年轻。

稍一较真儿,就有人说不喜欢可以走。

然后就想吐,就想流眼泪。

之158

人一旦找到点自己喜欢做的事,时光就顿时变得飞快。

不管是不是正经事。有时候瞎想都觉得充实。

我一直想不通人为什么每天必须吃饭、睡觉、排泄。

为什么吃下去生猛海鲜拉出的也是一个味儿?

为什么字要写下来才有人看懂,话要说出口才有人听见?

为什么一本本书一页页纸上没有一句正经话?

为什么瞪着眼说瞎话,一筐接一筐,明明无逻辑,却还有人信?

为什么有人早晨睁眼就觉得累,夜晚累得合不上眼?

为什么有人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来钱,有人腰都弯了背也驼了也攒不够养老钱。

为什么放着光明你不看,偏等阎王小鬼来传唤?

为什么天又黑了,又是一天。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
在线课程
Courera - Earn your Degree Online
站内搜索